2007年1月30日

白目記者與無恥媒體

中天的欒秀貞白目的詢問家屬事件,在這次其他媒體的幸災樂禍之下,演變成一則「不怎麼小」的新聞。然而,比起白目的記者,製造新聞的媒體更為可惡。


欒秀貞的行為確實是「白目」: 不顧慮家屬情緒固然是首罪,而死者最後往生更造成更多民意的同情以及反過來對於該記者的不諒解。 隔天更傳出中天記者採訪車禍現場居然穿紅衣的毫無常識及同理心的行為。 一連串的風波的確毫無疑問,中天對於記者的言行不當應該負很大的責任。

相較之下,杜正勝只不過說了一兩句不得體的話,就被媒體窮追猛打,至少部長還沒有「咒」別人家死人呢。 對照中天處理這次事件的態度,就可以明白媒體的傲慢所在。


記者「白目」固然是一回事,不過這可跟所謂的「收視率」沒啥關係,我們很難想像,一則新聞必須要靠問家屬「你的親人會不會不回來了」跟「你現在心情怎麼樣」才能夠拉抬所謂的「收視率」,也不需要靠在車禍現場「穿紅衣服」才能拉抬收視率,記者把不當言行的責任「推到」上級跟收視率上,我想這當然是顯而易見的錯誤。 那只不過是因為,比起財團電視台,記者「比較」像是「弱勢」的「勞工」,縱使他們在詢問別人的時候一點也「不弱勢」就是了。

更令人遺憾的事,比起記者的「白目」,媒體「製造」新聞而非傳播新聞的行為簡直是「無恥」,這不僅僅是某家電視台,而是全台灣大多數媒體,包括平面媒體的「共業」,還記得上次我們才在提的吳清和事件嗎? 那「只不過」是抄襲而已,「只不過」是記者為了省時省力賺個稿費,不是在任何的政治目的上「抄襲」新聞,更早之前吳清和的「I can't」事件,則是屬於「製造」新聞,不過身為一個體育記者,就算搞出再白目的事,也不能想像是媒體高層基於某種特定政治目的而製造的。固然某些「製造」的體育新聞可能造成當事人的傷害,例如惡意攻訐杜章韋跟郭泓志(你能想像現在一飛衝天的郭當初有多少媒體把他當過街老鼠打嗎),不過如同欒秀貞的行為一樣,這些只不過是「白目」行為「而已」。

台灣媒體人「白目」、「抄襲」甚至「製造」新聞,中天的欒秀貞絕對不是第一個,當然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如果讀者們有興趣或許可以去看一下PTT的媒亂版。上面有著台灣媒體攪亂台灣的全紀錄。而我們又能作什麼呢?

我再重覆一次,長久以來,媒體所謂的「人民有知的權利」、「新聞自由」與「第四權」,這些不是媒體自己發明,不然就是挑出對媒體有利的學說大肆喧鬧。這些都是「假」的,沒有法律給予他們如此的權利,也沒有社會共識肯認媒體有這樣的權利,而這些耳熟能詳的名詞不過就是媒體獨斷創造出來,給予自己有效地方的方式罷了。

無恥媒體!

我看-「去中國化」的下一步

原文載於中時部落格-新聞線上 「去中國化」的下一步

作者毫無疑問的認為,孫中山一定非得是國父,而本國一定非得是中國不可......

否則,對不起,這本歷史教科書就是去中國化,去中國化就是台獨,台獨就是民進黨,因此一旦把「本國史」改稱「中國史」,那麼無論這個國家是不是中國,都是「綠朝新貴」(原文言)的陰謀詭計,毫不足取。

姑且不論該文作者用極其惡毒的言語辱罵杜正勝或是他所謂的「綠朝新貴」,我們來看看這篇文章偷渡了什麼樣的概念:

所謂「欲亡其國,必亡其史」,而要建國則必先造史。因此,欲構建「台灣主體意識」,創造「台灣共和國」,則必先透過歷史教育進行「去中國化」,只有亡中國史、造台灣史,綠朝新貴的執政才能可長可久。

別的不說,中國歷朝歷代,興替不知凡幾,不過歷史始終有流傳下來,我們有幸,可以見到所謂「明史」、「宋史」,雖然朝已不存,然而史乃當立。事實上也就是清人認為明亡,所以才建其史,元亡,所以明人作史,當然不可否認,後朝幫前朝編史,有醜古揚今之嫌,也有為政治服務的目的,如同中華民國在台灣是一個現存事實,不是任何人或任何國家閉上眼睛假裝中華民國已經消失,於是乎連忙建了一部「中華民國史」,歷史學者也是人,無法避免帶著主觀的有色眼鏡寫史,此乃事實。不過像作者這般,認為教科書上寫的就是所謂「史」,也太小看歷史體系的人了。

建構台灣主體意識,需要靠「寫史」嗎? 台灣歷史和所謂「台灣國」,又能畫上等號嗎? 這麼一看,看似言之成理,其實作者的邏輯顯有問題。

幾千年的中國帝王興衰史,寫的無非就是這種「成王敗寇」的史觀。諷刺的是,「去中國化」不遺餘力的台灣綠色小朝廷,一言一行卻盡是中國「改朝換代」劣根性的再現。

權力,讓統治者潛藏在內心深處改寫歷史的渴望,獲得具體實踐。改史的目的何在?一在「愚百姓」,這是有效統治所必須,二在「使天下無以古非今」,這涉及政權的正當性,如今在台灣,改史又加進了建國的合理性。
諷刺的是,當初國民黨政府逃來台灣,用的就是這一套「成王敗寇」的史觀,寫出來的教科書就是道道地地所謂「大中國思想」的體現。不屬於這塊地,而是海峽那一邊,許多國人未曾到過的歷史篇幅佔了絕大部分,而所謂「中國以外」的,「外國史」也不過占了一半,而屬於曾經生長在台灣這塊土地人們的歷史,卻是篇幅甚小,甚至隻字未提,這就是原作者所為的「改史」。姑且不論教科書上為了美化中國史地別有用心,光是篇幅的差異,就可理解國民黨當局「去台灣化」的用心良苦。而這去台灣化的後果,也就導致了像筆者這樣無數的台灣人民,只知中國史,不明台灣事,這是合理的嗎?

請別誤會,我並不是說中國史就不重要,中國史是人類歷史的一部分,猶如歐洲史、亞洲史一般,都是廣大數千年來人數歷史的一部分,而歷史的交互作用產生的,是現在。無論我們的祖先是哪一國哪一地的人,都無法不受到人類歷史、而非單純只是中國史的影響。對個人而言,不僅僅是中國,全人類的歷史都具有同等的重要性。

僅僅如此,學生的時間是有限的,應該選擇什麼樣的歷史給他們讀,因為今天是台灣學生,自然本土的,也就是所謂的「台灣史」比重要高一點,也就言之成理。 不是台灣的歷史,雖然比例可能會稍微低,但是還是要教,尤其是中國對於台灣影響深遠,歷史教科書不應該忽略這方面的影響,而如同以往的編輯者一樣刻意歧視或貶低某一部分的史料,這是不對的。

至於「中國」史是不是「本國」史,這個道理再簡單不過了。
我國是「中華民國」,可不是「中國」,尤其是現代所叫的「中國」絕對不會是指我們這些拿著綠皮護照的人。

就讓中國回歸中國,有何不可?


只有那些奉中國為天朝上國,視台灣為草芥的人,才會把中國視為本國,並且努力不懈的詆毀他人「去中國化」吧。

2007年1月28日

侵權行為的因果關係--蛋殼頭蓋骨理論

這個理論是從李淑明老師的書裡看來的,但是奇妙的是無論查google或是國圖的資料庫都查不到這個理論,但是用原文查詢的話倒是有不少就是了。







關於相當性因果關係的理論,李師有在書上提及一個判決改編的題目,最高法院91年台上字1407號,判決書有提及相當性理論,但是判決書上的說明並未引用蛋殼頭蓋骨理論,如此一來就跟相當性因果關係不合了。



判決書的大意是甲開車撞傷乙,不過只是擦傷,但是乙因為本身有心血管疾病,因為驚嚇所以導致入院後數日內過世。
雖然依一般可預見情況擦傷不會造成乙之死亡,因此須引入蛋殼頭蓋骨理論加強甲撞傷乙與乙死亡之間的因果關係聯結,不過判決書上並未提及此點。於是甲就因此賠了423萬,還真是嚴重的擦撞代價。


茲將判決書全文刊列如下讓讀者方便閱覽,不過我不清楚貼出判決書全文是否有法律上之問題,如果有侵害當事人權益請速通知,本人會盡快移除謝謝。

[B]【裁判字號】 91,台上,1407
【裁判日期】 910719
【裁判案由】 損害賠償
【裁判全文】
最高法院民事判決               九十一年度台上字第一四○七號
  上 訴 人 楊俊雄
  訴訟代理人 吳榮宗律師
  被 上訴 人 李敦群即韓.
右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八十九年十一月十四日台灣高等
法院第二審更審判決(八十九年度上更(一)字第六五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第三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理 由
本件被上訴人主張:上訴人於民國八十四年十一月十六日晚上九時三十分許,駕駛自
用小客車,○○○市○○○路由西向東行駛,行經和平東路三段與敦化南路口,欲左
轉進入敦化南路時,本應注意汽車進入行人穿越道前,應減速慢行,遇有行人穿越時
,應暫停讓行人通過,且當時並無不能注意之情事,竟疏未注意,貿然左轉,致其車
之左側照後鏡撞及當時正由東向西穿越敦化南路之行人何定一,致其因高血壓性腦出
血繼發腦幹出血,經送醫急救,延至同年月二十日死亡。韓非非(本件起訴之原告,
於原審審理中死亡,已由被上訴人聲明承受訴訟)為何定一之妻,因上訴人不法侵害
何定一致死而支出殯葬費新台幣(下同)二百二十三萬四千二百元,且精神感受莫大
痛苦,請求慰撫金二百萬元,韓非非於八十九年六月十一日死亡,被上訴人為其繼承
人等情。爰依侵權行為之法律關係,求為命上訴人給付四百二十三萬四千二百元及加
計法定遲延利息之判決(起訴原聲明請求給付四百四十八萬九千三百七十元,於原審
減縮聲明如上述。第一審駁回被上訴人之請求,被上訴人提起上訴,原審改判命上訴
人給付三百二十萬七千一百元及其利息,駁回被上訴人其餘上訴,被上訴人就其敗訴
部分,未聲明不服,上訴人就其敗訴部分,提起第三審上訴)。
上訴人則以:上訴人見何定一坐於路中,乃下車察看後將其送醫,並未擦撞何定一致
其死亡,何定一係自發性之高血壓性腦出血致死,非外力所致,上訴人不負侵權行為
損害賠償責任。且被上訴人請求之治喪費其中有一部分非屬必要,墓地購買費及墓園
工程費近二百萬元,顯屬過高。韓非非雖喪偶,仍有子女可供依靠共同生活,顯無陷
入孤獨無依之慘狀,而承受訴訟之被上訴人並非其二人之婚生子,對精神損害金無繼
承之權利,慰撫金亦屬過高等語,資為抗辯。
原審依審理之結果,以:被上訴人主張被害人何定一於八十四年十一月十六日晚上九
時三十分許,行○○○市○○○路○段與敦化南路口,遭上訴人車輛左側照後鏡撞及
,坐倒在地,經上訴人送往台北市立仁愛醫院急救,延至同年月二十日下午十一時二
十分許,因高血壓性腦出血繼發腦幹出血死亡之事實,業據被上訴人提出台灣台北地
方法院檢察署相驗屍體證明書為證,並經原審法院調閱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八十
四年度相字第一一三一號相驗卷宗及八十四年偵字第二五四四六號、八十五年偵字第
七一四三號刑事案偵查卷宗查明屬實,上訴人對於何定一係因高血壓性腦出血繼發腦
幹出血死亡固不爭執,惟否認碰撞何定一。查上訴人於本件事故發生後一小時,即八
十四年十一月十六日晚上接受台北市政府察局交通警察大隊警員訊問時稱:「我車沿
和平東路西向東第一線快車道行駛至肇事地,當我車行駛至路口時,東西向為直行綠
燈,南北向為紅燈,因我要左轉敦化南路,當和平東路西向東燈號有直行綠燈及左轉
燈時,於是我就左轉敦化南路(西轉北),突然有一行人沿敦化南路北側行人穿越道
東向西行走,約六公尺處該行人停下來,致我車左側照後鏡與該行人左側身體撞及而
肇事」等語。及同日晚上十一時四十分於台北市政府警察局大安分局偵訊時稱:「我
駕駛車號QJ○二五○之自小客車,由和平東路西向東方向要左轉敦化南路第一線之
快車道繼續行駛,當時我行駛燈號為綠燈左轉號誌,本車為排列第二,當第一部前進
後,我跟隨在後,忽然見到在駕駛座車門旁坐著一位年老男子(經查為何定一……)
,我立即下車察看,當時那位男子已無知覺,我立即打一一○報警叫救護車到場將其
送醫,並通知交通到場處理」。並於檢察官八十四年十二月四日偵訊時陳稱:「……
行駛至和平東路內側車道,靠近安全島,至和平東路左轉至敦化南路外側快車道,我
剛起步十至十五公里左右,我車轉正,我眼角瞄到有東西立即停下,我下車發現一老
先生坐地上,我過去將其扶起,並叫他,他無反應……當時死者尚未越過中心線,在
內側慢車道上,他是走行人穿越道,路人看到有叫救護車來將死者送走,我立即報案
一一○,並等交通警察來」等語。此有經上訴人簽名之道路交通事故調查報告表(一)(二)
所附之現場談話紀錄表、談話筆錄、訊問筆錄,附於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八十四
年度相字第一一三一號相驗卷(見該相驗卷第十頁反面、第七頁、第二九頁反面),
及八十四年度偵字第二五四四六號偵查卷(見該卷第八頁反面)可資佐證。上訴人雖
抗辯事故發生時,其見到何定一坐在馬路上,已失去知覺,因而將何定一送醫,警訊
時,其並未自白擦撞何定一,僅陳述可能是何定一蹲下來,被車子的左側照後鏡擦撞
左側身體,又因緊張未詳閱筆錄內容即簽名云云。然上訴人若僅係出於救助之心停車
查看蹲坐於路中央之何定一,即無須於何定一經救護車送醫後,仍報警並於現場等候
警員到場處理,尤無向到場警員供述可能是其擦撞之理。且上訴人之學歷為碩士畢業
,業據其陳明在卷(更(一)卷第七八頁),乃具有高學歷之知識份子,衡情亦無就警訊
筆錄未詳閱內容即驟予簽名之理。是其抗辯上開筆錄不實在乙節,不足採信。依上訴
人於上開警訊、檢察官偵訊時之陳述,及道路交通事故調查報告表(二)關於肇事經過之
記載,暨上訴人於本件審理時陳明:「我記得何老先生在行人穿越道上,靠近內車道
,我轉出去,比較靠外車道」等語(上字卷第一一二頁)判斷,上訴人係駕車沿和平
東路西向東之快車道行駛,至路口時欲左轉敦化南路,而何定一正沿敦化南路北側行
人穿越道東向西行走約六公尺處,其左側身體即為上訴人汽車左側照後鏡撞及肇事。
則上訴人顯係於何定一行走於人行道上約六公尺時左轉敦化南路,當車身超越正在人
行道上行走之行人何定一時,其左側照後鏡碰撞何定一之左側身體,致何定一坐倒在
地,迨上訴人之車身轉正時始發現上情,而停車察看,堪予認定。何定一受碰撞後送
醫急救,經診斷檢查,除頭面部『顱內出血』外,尚受有胸腹部『左側第四、五、六
肋骨骨折』、頭肩部『左肩瘀血約三〤五公分』等情,有台北市立仁愛醫院八十四年
十一月二十一日北市仁醫診字第一五八二號驗傷診斷書附卷可稽(上字卷第二○二頁
反面、第二○三頁、上開相驗卷第十四頁)。且經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法醫師相
驗結果,亦載明『左胸廓後上側三、四、五肋骨骨折』等語(上字卷第二○六頁反面
、上開相驗卷第十九頁)。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法醫中心解剖何定一之屍體結果:『
(剖開體腔後)發現左胸腔上後方的第四、五、六肋骨骨折併軟組織出血。』等情,
亦有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法醫中心高檢醫鑑字第八五四號鑑定書在卷可資佐證(上
字卷第二三二頁、上開相驗卷第六三頁)。關於何定一左胸腔上後方第四、五、六肋
骨骨折部分,經原審法院依職權向台北市立仁愛醫院函查結果,答覆:依病歷之記載
,何定一到院之急救並沒有心肺復甦術,故不可能造成肋骨骨折及瘀血,所以應該是
送醫時即有……於八十四年十一月十六日經一一九救護車送本院急救,並沒有實施心
肺復甦術,至於隨車醫護人員,病歷沒有記載。一般而言,心肺復甦術所造成之肋骨
骨折,大部份在胸腔前方等語,此有台北市立仁愛醫院八十九年八月十日北市仁醫歷
字第八九六○四七二六○○號函、八十九年九月八日北市仁醫歷字第八九六○五三六
六○○號函附卷足憑(更(一)卷第一五四、一六五頁)。何定一於送醫時既未實施心肺
復甦術之急救方式,而於救護車上是否實施施心肺復甦術,固因病歷未有記載而未可
知,然縱於救護車上曾實施心肺復甦術,依上開說明,實施心肺復甦術所造成之骨折
亦多係發生於胸腔前方,與本件骨折部位三處,均係發生於左胸腔上後方之情形異
,則該骨折因實施心肺復甦術所致之機會顯微乎其微。況本件尚無法證明何定一於送
醫途中曾以心肺復甦術急救,尤難證明其肋骨骨折係心肺復甦術所造成。再參以何定
一左側身體係與上訴人駕駛之汽車左側照後鏡碰撞而坐倒在地等情,與何定一左胸腔
上後方第四、五、六肋骨骨折之受傷部位判斷,顯相互吻合。且何定一之屍體經解剖
結果,主要解剖所見有:手腳擦傷及左上膊挫傷合併肋骨骨折,車子並無損壞,依一
般情況判斷,行人被小客車撞到而直接傷害的高度不應如此之高,故此傷勢極可能是
車子擦碰後倒地所致(除非當時行人因特別情況而低下身體)……等語,此有臺灣高
等法院檢察署法醫中心高檢醫鑑字第八五四號鑑定書附卷可稽(上字卷第二三四頁
、上開相驗卷第六五頁)。綜合上情判斷,何定一之骨折傷害係遭上訴人駕車碰撞倒
地所致,堪予認定。上訴人抗辯何定一之肋骨傷害非上訴人擦撞所致,尚無足取。上
訴人雖抗辯何定一送醫急救時並無外傷或其他傷痕,上訴人之車子亦無撞擊痕跡,故
上訴人並未撞及何定一云云。查何定一於事發後送台北市立仁愛醫院急診時,負責急
診之陳盈洲醫師檢查何定一之身體及頭部並無外傷;該院護士賀天蕙亦於同年月十七
日凌晨檢查何定一之身體外觀並紀錄何定一皮膚完整無外傷等情,固有交通事故現場
談話紀錄表、交通警察大隊道路交通事故補充資料、台北市立仁愛醫院護理流程表附
卷可稽(上字卷第一二四、一二五、一一七頁)。然何定一之屍體經解剖結果,以肉
眼觀察,有雙手指及下腿前方少許擦傷,左上膊外方一處挫傷等情形,有上開臺灣高
等法院檢察署法醫中心鑑定書可憑(上字卷第二三二頁、上開相驗卷第六三頁)。依
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法醫師於檢察官相驗時,關於局部勘驗頭面頸部記載:……
前胸部有急救傷痕(上字卷第二0六頁、上開相驗卷第十八頁反面) 則除去上開急
救傷痕以外,非全然毫無外傷。況何定一左胸腔上後方第四、五、六肋骨骨折併軟組
織出血,尚無法從外觀判斷觀察得知。且上訴人之汽車係行駛至和平東路左轉至敦化
南路外側快車道剛起步時撞及何定一,車速依上訴人陳稱僅每小時十餘公里,則其於
左轉之際撞及行人何定一,其碰撞之衝擊力自非如高速行駛中之汽車肇事時之猛烈。
故上訴人之汽車無撞擊痕跡,而何定一之身體(外表)僅極輕微之外傷,亦符事理,
上訴人上開抗辯,殊非可採。又何定一之死因與上開肋骨骨折之傷害無關,雖經何定
一之診治醫師即台北市立仁愛醫院醫師黃聖峰結證屬實(上字卷第二一二頁、上開相
驗卷第二四頁反面)。且何定一自八十一年四月間起至八十四年五月間,即曾因罹患
糖尿病及腎臟、攝護腺疾病至宏恩綜合醫院接受治療,於八十四年九月七日至同年九
月十日更因罹患糖尿病、動脈硬化性心臟血管發病(高血壓性心臟血管疾病)、前列
腺肥大及尿路感染、類似左腎囊腫(上字卷第一四○頁至第一四一頁、第一六九頁至
一七三頁所附之宏恩醫院病歷紀錄、第一八六頁之醫學名詞字典節本)等病症住院四
天,並於八十四年九月十一日至同年十一月八日為追蹤治療(上字卷第一四六頁所附
之病歷)。惟何定一之屍體經解剖結果,臺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法醫中心鑑定書,認何
定一其腦表面無挫傷,腦膜無出血,血腫出現於兩側深部的基底核(高血壓性腦出血
最常侵犯之處),加上心、腎、血管也有高血壓(合併於糖尿病)常見之變化,而且
單獨的外傷性腦內出血相當罕見,若有也多半在顳葉及額葉。(何定一)是在車禍當
時發生自發性高血壓性腦出血,再繼發腦幹出血而死亡,有臺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法醫
中心鑑定書可憑(上字卷二三四頁、上開相驗卷第六五頁)。而「自發性腦出血」,
係指高血壓、血管畸形破裂、出血傾向、其他疾病等非外傷直接造成的出血,且依解
剖所見,……死者何定一是自發(非外傷)腦出血大項下之高血壓性腦出血致死,
且心、腎、腦等處皆可見到生前即有的高血壓血管病變。血壓之突然升高,常在活
動工作、情緒失控、驚嚇……等情況時發生,造成腦內已受損的小血管破裂,故何定
一之腦出血是受車輛碰撞之後引發的可能性極大,亦有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八十五年
五月二十五日檢仁醫字第五九二○號函在卷可資佐證(見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八十五年
度交易字第二四三號刑事卷第七頁反面)。足見何定一是自發性腦出血大項下之高血
壓性腦出血致死,雖其心、腎、腦等處皆可見到生前即有的高血壓血管病變,然引起
本件死因係血壓在活動工作、情緒失控、驚嚇等情況發生之突然升高,造成腦內已受
損的小血管破裂所致。再佐以何定一於行人穿越道上行走時,因上訴人所駕駛之汽車
左側照後鏡撞及其左側身體而坐倒在地,衡之常情,何定一係於事發當時瞬間造成情
緒極度驚嚇,而造成自發性之高血壓性腦出血死亡,應堪認定。按故意或過失,不法
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違反保護他人之法律者,推定其有過失,民法
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一項前段、第二項分別有明文規定。又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一百零
三條規定:「汽車行近行人穿越道前,應減速慢行,遇有行人穿越時,無論有無交通
警察指揮或號誌指示,均應暫停讓行人先行通過。」,旨在保障公眾之安全,汽車駕
駛人如有違反上開規定,即難謂其未違反保護他人之法律。再侵權行為之債,固須損
害之發生與侵權行為間有相當因果關係始能成立,惟所謂相當因果關係,係以行為人
之行為所造成的客觀存在事實,為觀察的基礎,並就此客觀存在事實,依吾人智識經
驗判斷,通常均有發生同樣損害結果之可能者,該行為人之行為與損害之間,即有因
果關係。本件上訴人既係於何定一行走於行人穿越道上撞及何定一,顯係未暫停讓行
人先行通過,違反上開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一百零三條之規定,即違反保護他人之法
律,應推定有過失。又上開規定所稱之暫停讓行人先行通過,係指於行人完全安全通
過而言,倘雖讓行人先行通過,然於行人尚未完全通過前,即貿然行駛致撞及,亦難
謂符合暫停讓行人先行通過之規定。本件上訴人雖讓何定一先行通過,惟於左轉之際
撞及何定一,顯於何定一尚未完全安全通過前即貿然左轉撞及,即不合暫停讓行人先
行通過之情形,仍應推定有過失。何定一既係因上訴人所駕駛之汽車左側照後鏡撞及
其左側身體而情緒受驚嚇,造成原有高血壓之何定一發生自發性之高血壓性腦出血死
亡,則上訴人之碰撞行為使何定一受驚嚇,造成其血壓突然升高,致其腦內已受損之
小血管破裂,而引起自發性之高血壓腦出血死亡,上訴人之碰撞行為,與何定一腦出
血死亡之結果間,自有相當因果關係。且上訴人之行為,業經刑事庭以過失致死罪,
判處有期徒刑六月確定,亦有調閱之前開刑事案卷可稽。上訴人抗辯何定一之死亡,
距離車禍事故發生達四天,且與車禍之輕微擦撞,無相當因果關係云云,即無足取。
被上訴人主張上訴人過失不法侵害何定一之生命權,構成民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一項
前段之侵權行為,應負損害賠償責任,即堪認定。又不法侵害他人致死者,對於支出
殯葬費之人,應負損害賠償責任。被害人之配偶,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
相當之金額。民法第一百九十二條第一項、第一百九十四條分別定有明文。被上訴人
主張因何定一死亡,購買墓地價金為二百九十萬四千元,因屬雙穴,故減半請求一百
四十五萬二千元,另墓園工程費為五十二萬四千三百元云云,並提出墓地買賣合約書
、墓園工程委建書、收款記要、收據各一份為證(更(一)卷第一○六至一一一頁、一審
卷第四三至四八頁)。上訴人對於上開私文書之真正固不爭執,惟以金額過高,應以
公定二坪二萬四千元為計算等語抗辯。按墓地購買費及墓園工程費,屬殯葬費中之埋
葬費用,應斟酌被害人當地之習俗、被害人之身分地位及生前經濟狀況決定。查被害
人何定一生前於六十五年二月一日迄七十年間於交通部電信總局任電信研究所所長,
嗣於七十年間在新竹工業園區創辦資本額達六億元之南方資訊股份有限公司,任董事
長,公司規模員工達一百三十餘人,八十三年間獲德國TUVCERTISO9001國際品保系統
認證及經濟部頒發之開發新產品績效優良獎,並於八十四年榮獲兩項精品獎。八十五
年獲得加拿大北方電訊投資,成為國際聯盟之合資公司,生產64K、1544K數位數據機
、M13多工機,各種速率包括PHD、SONET、SDH 之光纖終端機及2至23GHZ 各種容量之
數位微波系統,及交換式直流供應器及電視信號之編解碼器,在八十四年當時為國內
最大傳輸設備供應商等情,業據被上訴人提出交通部令及八十四年一月七日報紙及公
司介紹資料在卷可資佐證(更(一)卷第一七四、一七五頁),且為上訴人所不爭,足證
何定一生前在資訊界領導人中站有一席之地,其身分及社會地位屬中高階層,應堪認
定。其次,依上開墓地買賣合約書及墓園工程委建合約書所載,該墓地係經政府核准
設立之金山安樂園公墓,面積計十二.一坪,屬雙穴,墓地總價款為二百九十萬四千
元,被上訴人請求其二分之一,即面積計六.○五坪,價款為一百四十五萬二千元,
及工程總額五十二萬四千三百元。斟酌被害人何定一生前之身分及社會地位與經濟狀
況,認上開面積計六.○五坪之墓地尚屬相當。上訴人以台北市殯葬管理處所轄富德
公墓所提供二坪公墓,由市民租用,規費僅二萬四千元云云抗辯,尚不足採。被上訴
人請求墓地價金一百四十五萬二千元及墓園工程費五十二萬四千三百元,合計一百九
十七萬六千三百元,應予准許。被上訴人請求治喪費二十五萬七千九百元,業據提出
治喪費明細表一紙在卷足憑(更(一)卷第二○六頁),上訴人就上開私文書之真正不爭
執。依該治喪明細表所載,經審酌後,認其中品名像花及小花圈三千五百元、停
柩室毯燈幔六千元、約配香燭紙一千二百元。靈位牌三百元、真絲壽衣全套三
萬元、壽材(紅木)十二萬元、道士(含上山)四千四百元、唸經五名五千元
、靈車及中型車二萬元、扛夫15〤13,16〤13 ,十三名,四萬零三百元、麻衣
一套一百元等,合計二十三萬零八百元,均屬治喪之必要費用,應予准許。其餘則非
屬治喪之必要費用,不應准許。按非財產上之損害賠償請求權,因與被害人之人身攸
關,具有專屬性,不適於讓與或繼承。民法第一百九十五條第二項規定,於同法第一
百九十四條規定之非財產上損害賠償請求權,亦有其適用。又非財產上之損害賠償請
求權,固具有專屬性,不適於讓與或繼承,惟依民法第一百九十五條第二項但書規定
,以金額賠償之請求權已起訴者,不在此限。查韓非非為被害人何定一之配偶,自得
依民法第一百九十四條請求非財產上之損害賠償,且此請求權既已起訴,則於韓非非
死亡後,被上訴人為其承受訴訟人,自得繼承此項請求權。韓非非為十七年十一月十
四日出生,生前自四十六年八月一日起至七十八年七月三十一日止任職於台北市立第
一女子高級中學,有戶籍謄本及服務證明書在卷可稽(一審卷第三七頁、更(一)卷第二
一五頁),其年老喪偶,自係哀痛逾恆。另上訴人自八十八年四月一日起任職網景資
訊股份有限公司之經理,八十八年四月起至同年十一月止之薪資所得為五十一萬五千
六百元,平均每月近六萬五千元,有扣繳憑單、在職證明書各一份附卷足憑(更(一)卷
第一五九至一六○頁),其名下無不動產,有存款幾十萬元,為碩士畢業,已婚,配
偶月薪約四、五萬元,三名子女年約八歲、十歲、十二歲(更(一)卷第七八、七九頁)
。再參酌上訴人之過失情節及韓非非所受損害,雙方之身分、社會地位與經濟能力等
一切情狀,認被上訴人主張慰撫金以一百萬元為適當,逾此範圍之請求,不應准許。
被上訴人依侵權行為之法律關係,請求上訴人給付三百二十萬七千一百元,及加計法
定遲延利息,於法正當,應予准許。因而將此部分第一審所為被上訴人敗訴之判決廢
棄,改判如其聲明,經核於法並無違背。
本件原審係認定上訴人駕駛汽車○○○市○○○路西向東行駛,至敦化南路口綠燈欲
左轉進入敦化南路時,未讓步行沿敦化南路口北側行人穿越道由東向西行走之被害人
何定一先行通過,在行人穿越道上碰撞何定一,上訴人應負過失責任。依原審上開認
定之事實,被害人何定一既在路口綠燈時步行通過行人穿越道,而遭上訴人駕駛之汽
車碰撞,被害人自無與有過失可言。原審就此部分理由說明雖有不足,惟不影響本件
判決之結果。上訴論旨,就原審取捨證據、認定事實之職權行使,指摘原判決其敗訴
部分不當,求予廢棄,非有理由。
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一條、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一
項、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九十一 年 七 月 十九 日
最高法院民事第二庭
審判長法官 曾 桂 香
法官 劉 延 村
法官 劉 福 聲
法官 黃 秀 得
法官 葉 勝 利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九十一 年 七 月 三十 日

WII的價格觀察


WII的水貨價格,大概可以說是近年來看到最清楚的經濟學教材之一......
一直到現在,WII對我來說一直是只聞樓梯響,禁BBS之前,每天看著巴哈跟PTT的討論,各大小賣店的報價行情波動,實在是一份供需的好教材。



日本官方的定價始終沒變過,大概在新台幣6200左右。不過水貨當然不是那麼一件事,影響水貨的價格只有一個因素,那就是「供需」。



供的部分不用說,由於WII在全球實在賣得太好,一直到現在似乎都無法很容易的在日本美國的賣店買到WII,花點時間排隊的話或許不難入手,但是總歸一句還是有難度。在台灣這個沒有官方供貨的地方自然也不例外。水貨一批批的進,又一批批的清光。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能有供貨「正常」的貨源。



既然供應短缺,需求量又一直沒有減少,價格自然居高不下,自從十二初發售以來,台灣的水貨曾經一度「傳過」15000元的超高價(請注意官方定價約6200元)。實際成交價從12000元一路往下走,到了十二月底左右破萬,然後一星期間再度下滑到九千元左右,之後在八千九到八千五之間穩定了兩星期,其中甚至出現7900元的限量價位。



不過,隨著農曆年將近,水貨價格開始無預警的往上衝,PCHOME網購的8900一夕之間漲了一千元,然後再繼續往上衝,現在無論在哪個通路買,沒有一萬以上是不可能買到的,而距離年關還有半個月以上的時間。7900元這個價格,似乎是個遙遠的夢。但是上星期的今天不過如此而已。原因無他,只因年關到了,需求量大增,如此而已。



我並不是任天堂的忠實顧客,對於台灣總代理博優以往的作法也不太清楚,不過老實說,在任天堂全球缺貨的情況下,怪罪博優「故意」不讓公司貨上市似乎沒有道理。再怎麼笨的人,也都明白在年關前後,特別是像WII主打的PARTY GAME,沒有衝刺銷售量的道理。博優身為公司貨,自然不太可能像水貨商一樣放任哄抬價格,但是即使定價稍高(當然賣到一萬以上已經不是「稍高」了)可以衝出大量也是顯而易見的事實。 博優不在年前,不,及早推出公司貨的原因只有一個: 因為他們拿不到貨,如此而已。至於沒有貨的原因是因為伺服器或是其他,那就不是我們所能知道的了。





無論如何,對於還有一百八十二天就要考試的我,玩WII似乎太過奢侈了,所以讓它漲也好吧。既然連如同第二生命的BBS都禁掉了,那麼什麼時候要得到新歡WII,或許不是那麼重要的事。





2007年1月25日

成語、火星文與杜正勝

台灣教育部長杜正勝再度語不驚人死不休,「成語這個東西會讓人思想懶惰、頭腦昏鈍、一知半解」

from 中廣新聞網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70125/1/9rq2.html

當然,不論是媒體或是網友看來,杜部長又再度成為取笑的對象,不過這也不是第一次了吧,杜部長。

我對杜部長本人沒有什麼意見,相信大家心中都各有想法,有人認為杜部長是敢說敢言的。不過媒體為了立場的關係[S]醜化[/S]妖魔化別人是不遺餘力而且有前例可查的,而我一貫的想法就是媒體不太可信。所以對於杜部長是怎麼樣一個人,其實我對此也不作任何評論了,畢竟我不了解他。

可是成語啊,火星文這種東西,我就多多少少了解一點了。成語是舊有的東西,火星文則是這幾年的新名詞。 無論是成語還是火星文,想要突破的都是文字的侷限性。它是一種指稱,一種暗碼,一種替喻。沒有成語、沒有火星文,文章或許仍然能夠有條有理,但是成語跟火星文卻能替文章潤色不少。

每個成語,背後都有其典故,像我們看了二三十年中文文章,也會說出不少的成語,什麼「一言九鼎」、「音容宛在」之類的,我們也大概了解這些成語的「用法」,但是可能不會其挖掘背後的「典故」,例如「一言九鼎」的「九鼎」是什麼? 甚至「音容宛在」為什麼四個字合起來就是悼念死者的專用語? 老實說現在網路那麼發達,我當然可以google一下就查到典故,可是就算不去查到,也不妨礙我使用這些成語的正確性。 相反的,如果我今天不曉得什麼是「一言九鼎」、「一諾千金」這些成語。我在寫文章時仍然可以用「我說話一向很有信用」帶過去,字數多了點,白了點,不過一樣可以完整表達我文章內的意義。而且讀者幾乎不需要知道任何背景知識(例如他以往可能從沒聽過一諾千金)就可以了解。

火星文則是另外一個輔助發文的工具。在台大周鳳玉教授的「[URL=http://www.taipei.gov.tw/site/41f46a99/42119aed/files/950804.pdf]火星文的美麗與哀愁[/URL]」中,她把火星文分成幾大類。不過共通之處則是,火星文是「快速」的產物,有些人為了求快(例如在OLG中快速的表達意思是有必要的)。就會將一些常用的用語加以縮寫略稱,它可能用很簡單的英文表達出特定複雜的意義,用以代替長串的文字解說,其實這跟所謂「成語」的地位並無差別。你沒有學過成語以致於無法正確解讀它,就如同你因為不是某社群的成員所以不懂某些火星文的「黑話」一般。只不過成語仍然是主流文化,火星文是非主流文化,如此而已。

然而,成語有著悠久的歷史傳統,並且透過教育系統灌輸每一個人,這使成語在社會上較所謂火星文容易被大眾所理解、接納,但是換取的可能是大家在學生時期花了太多時間去了解這套「暗語」系統。而火星文則缺乏這種管道。我們不能否認的是,成語系統可以說是文言文的殘留,而文言文其實與古代書寫不方便,印刷術不普及有很大的關聯性,現代任何一個學生所寫過的字,或是任何一個網友打過的字數,可能遠比孔子一字一句的刻竹簡要快速得多,古代的竹簡跟紙,以及印刷成本之高,使得古人被迫言簡意賅的情況也是有的,(就像我為了省錢所以碩士論文的字數很少一樣?) 現代人就比較沒有這種顧慮,我們可以書寫,創造大量長度的文章而不必擔心無法負擔紙錢。也不必擔心一篇長文有沒有辦法印成許多份,如果司馬遷再世,他或許也會想說為什麼當初史記的「字數」如此之少吧。

我不排斥成語,或許對火星文有點頭痛但是也不排斥,因為這都是言論自由的一部分,如果我們有容忍他人寫出我們不想聽的評批指責,那麼用哪種方式表達: 成語或火星文,又何妨呢?

2007年1月24日

朱銘美術館

前陣子去朱銘美術館的照片

因為電池沒電所以拍的不夠,那是很漂亮的地方哦。

P1030018




P1030007



P1030008



P1030009




P1030013



P1030014



P1030015



P1030016



P1030017



P1030018



P1030019



P1030020



P1030021



P1030022



P1030023



P1030024




P1030026



P1030027



P1030028






a quickr pickr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