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9日

誰丟的雞蛋?

5月28日,樂青跑到捷運局抗議地下水的施工,抗議的過程已經有許多的媒體跟部落格上的雙方意見,這邊就不提了,看完這個事件,大豆的心裡只有一個疑問:


是誰丟的雞蛋?


我們不得不說,即使網路上的有識青年,對於樂生的保存有一定程度的共識,對於捷運局灌輸的「樂生保存 = 捷運延誤」的觀念也有相當的批判能力,可是那畢竟是台灣社會的少數人,多數的台灣人,在媒體強大的灌輸下,能夠接受不是要花許多篇幅才能理解的「樂生保存理念」,而是單純的一句「為什麼那些人要讓捷運延誤?」

但是,樂青的這次社會運動,可以說是網路自發性發起的,相對成功的運動,本來被置之不理,任憑捷運局處理的樂生,終於得到各大政治人物的重視,無論是支持或反對,總之樂生議題由網路上的串聯,最後變成了實際的社會議題。這在台灣社運史上可以說是從來沒有先例的,不論最後的結果是如何,光是本次的社會運動本身,就十分值得驕傲了。

身為一個沒有實際參與行動,卻關心樂生議題的人,有些樂青的作為大豆實在不了解,例如明明主事者是「台北市捷運局」,為什麼一天到晚去找蘇貞昌前院長? 明明台北市長是郝龍斌,他連一個27年的建築物列為暫定古蹟都有空了,為什麼樂青不去找他談下屬「捷運局」的事?


還有,為什麼要丟雞蛋?


集會遊行法是不是惡法,我不知道,但是實務上而言申請個集會遊行不會花去多少時間,至少一天兩天就可以不必被警察驅趕,如果真的時間急迫,那麼「違法集會」也就罷了,可是,所謂的「抗爭」,非得扔雞蛋嗎?


扔雞蛋是為了什麼?

非法與合法

社會運動最重要的,不是為了跟媒體對抗、不是為了跟政府對抗,而是為了達成既定的目標: 「樂生聚落的保存」,在這個前提上,社會運動應該作的是藉由媒體得到更多說明的機會、更正面的形象,而不是為了落人口實。

首先,大豆反對非法抗爭,當然,社會運動試圖衝撞體制,所以有很大的可能性走在法律邊緣,但是那並不表示社會運動非選擇「非法手段」不可,非法手段應該有急迫性、必要性跟最後手段性的需求。

以本例而言,首先缺乏急迫性,就應該申請集會遊行,集會遊行事前申請的目的為何? 撇開政治性的管制不談,主要是可以降低對於交通的衝擊,事前「核可」制有其正面的意義,如果申請被「政治性理由」擋下,那麼再訴諸非法也不遲。至於本案的集會遊行並不合法,是有申請未核可,還是根本就沒有申請呢,我並沒有看到相關的文章。

此外,集會遊行合法非法是一回事,準備好雞蛋是另一回事,這邊不得不批評樂青的主事者,是誰想出來「蛋洗」的,你們在使用這個手段前,有沒有想過是為了什麼? 我想你們應該不可能天真的以為捷運局的大廳被雞蛋扔一扔,捷運局長就會怕了同意樂青的要求? 還是扔了雞蛋以後才會引起進一步的衝突才好上新聞版面? 還是因為蛋價太低所以為了雞農著想決定消耗一些蛋?

每一個動作都有其目的,扔雞蛋的目的為何?


台灣的社會是很開放、又很封閉的,開放的是,這十年來,台灣人對任何的集會遊行,無論合法、非法,見怪不怪,最近幾年兩度開張的大型凱達格蘭夜市,也沒有人說什麼,何況幾十人的樂青活動,如果只是舉個牌子抗議的話,恐怕沒有人會排斥(或是在乎)吧。

於是乎你們主動升高了對抗的情勢,主動的扔雞蛋,然後被警察追趕跑,捉住以後高喊「警察打人」,這麼作當然有助於爭取更多的新聞版面,而這個目的也達到了,問題在於新聞所呈現的並不是樂青想要訴求的。我們看看媒體怎麼報導這次的事件。

蛋洗捷運局 學生抗議場面失控【台視】
青年樂生聯盟的二十多名學生,下午前往台北市捷運局抗議,原本是要突顯捷運局錯估地下水透水係數,可能會造成樂生療養院和新莊機廠崩陷的重大危機。不料卻因為學生情緒失控,丟擲雞蛋,引發肢體衝突;逼得警方只好在現場逮人!

聲援樂生砸雞蛋 學生與警爆衝突【華視】
一群聲援樂生療養院的學生團體,質疑捷運局沒有做好地下水管理,下午前往捷運局丟雞蛋抗議,警察當場抓人逮捕五名學生,氣氛相當火爆。

青年樂生聯盟:北市捷運局漠視地下水危機 【中央社】
(中央社記者方旭台北二十八日電)樂生保留自救會與青年樂生聯盟今天為了樂生案,再度槓上北市捷 運局,併發起包圍捷運局行動,引發肢體衝突。青年樂生聯盟強調,新莊捷運機廠關於地下水壓的透水係數評估錯誤,應立即重作地質調查;在相關調查完成前不得 動工,以免危害機廠與樂生院安全。 樂生青年聯盟說,目前無論百分之四十方案或工程會保存四十棟方案,將來都可能發生嚴重坍塌與湧水現象,須慎重行事。也希望捷運局盡速評估新莊捷運分段通車 方法,確保新莊居民交通權益,並以「院民原地續住」作為樂生保存方案首要考量。 ...

樂生事件/抗議地質評估錯誤 學生蛋洗捷運局 警抓人【東森】
為了抗議捷運局製作錯誤的地質評估,影響到樂生療養院的結構安全,聲援學生再次到捷運局踢館,就在抗議訴求沒有結果情況下,多名學生拿出雞蛋,蛋洗捷運局大門,警方第一時間抓人,和學生爆發激烈衝突。 就在冷不防的這一刻,青年樂生聯盟學生突然蛋洗北市捷運局。違反集會遊行法警方不能縱容,當街抓人。青年樂生聯盟學生大喊警察抓人,但還是不能改變被抓的事實,不過這樣的情緒,卻立刻燒回抗議的現場。 不滿警方的逮捕行動,學生們的動作越來越大,眼見情況即將失控,警方先找帶頭的動手。優勢警力把 ...

漠視地下水問題 樂生抗議捷運局 【TVBS】
今天下午聲援樂生團體,再度前往捷運局,抗議捷運局漠視樂生地下水危機,原本雙方談得氣氛還算融洽,但有人突然拿起雞蛋往捷運局丟擲,最後演變成蛋洗捷運局。
(以上新聞聯結來自yam天空-新聞)

當然,還有爭議最大的中天新聞

從上面新聞的摘要可以看到,這次的新聞標題,不僅是中天,其他新聞台也都以「蛋洗捷運局」為主,固然中天處理新聞的方式可恥,固然新聞台「故意」模糊焦點,可是我要請問一下,是什麼讓媒體有轉移焦點的機會的?

是雞蛋。


事隔一日,大多數部落格譴責的,是中天記者囂張的行徑,對於樂生的仇視態度,公報私仇的作法。可是大豆不禁要問,如果沒有人意圖引起衝突、如果沒有人扔雞蛋,那麼這一切,會發生嗎?

扔雞蛋作為抗爭的手段,不是什麼明智之舉,只會給人帶上「暴民」的帽子,不要以為一定要動刀動槍才叫「暴民」,社會的觀感會是如何(請見樂青們不覺得太過火了嗎? ),警方要如何預測下一回會不會「扔彈」? 於是警民衝突,從此而起,引起媒體報導是一回事,但是那必須要犧牲維持秩序警察的權益嗎?

如果樂生居民的權益值得保護,警察的權益與社會成本的利益難道不值得保護?

大豆十分肯定樂青的理念與行動,也譴責媒體不當的報導,但是對於達成理念的「手段」,卻認為有值得檢討之處。

6 則留言:

地瓜豆 提到...

正因媒體與政府長期塑造出來的「樂生為什麼要讓捷運延誤」,所以媒體有理由繼續不認真。

媒體沒報,並不意味這些事不存在。
樂青找過馬英九(身份是市長、黨主席與黨員)找過郝龍斌在國民黨部前絕食抗議,不是被拒絕就是被驅離,他們也不是被拒絕一次就放棄了,是不斷的找,找很多次的。所以大大您要單從媒體報導判斷樂青找錯對象,認定他們只找我支持的蘇前院長碴?如果真是如此,我信不會有這麼多人跳下來。

您說的「社會運動最重要的,不是為了跟媒體對抗、不是為了跟政府對抗,而是為了達成既定的目標: 「樂生聚落的保存」,在這個前提上,社會運動應該作的是藉由媒體得到更多說明的機會、更正面的形象,而不是為了落人口實。」,嗯,對抗不是主軸,但面對不願承擔責任的捷運局,努力說著「樂生不拆=捷運不通」的政治人物,某種程度讓人不得不呈對抗姿勢吧。
您恰巧說中了「何況幾十人的樂青活動,如果只是舉個牌子抗議的話,恐怕沒有人會排斥(或是在乎)吧。」的情況,所以怎麼辦,絕大多數的媒體就是不在乎阿,沒有說明的機會。
有個現成例子供您參考,許少蘋部落格http://0rz.tw/9a2KG放上一段她採訪的新聞,全長1:27分鐘,約30秒播出自稱是記者的女子(即立報記者)與警察口角畫面,接下來告訴大家現場部署100名警察,而前來的人只有楊友仁一人,然後呢?楊友仁說的話播出三句,「我覺得蘇貞昌在說謊」「其實保存古蹟跟交通建設早就在文建會90%方案提給行政院」「我會準備絕食現在已經一百小時,無限期絕食」接著旁白說台大城鄉所博士班學生前一天才因在官邸前聚眾被警備車載到荒郊野外,八拉八拉的新聞結束。
所以樂生是被報導了,但大大您從這則新聞得到什麼樂生的瞭解?

平和抗議→沒人報vs抗議→現被狂報雞蛋事件,問我我也不知道那個比較好,但我最想要平和抗議+訴求完整被呈現,問題是現在台灣媒體有哪家可以做到這個?我以為主流媒體是沒有。

還是希望大家重視地下水問題的部落客地瓜留
ps.對我來說丟雞蛋不嚴重耶,真要比社會成本耗費,呴,那恐怕多的是例子可以舉出。

Chyng 提到...

青年樂生聯盟指出,日前聯盟至北市府抗議,北市府不願針對方案研擬是否以「院民續住」為前提做回應,「工程會預計6月1日結案,且對外表示中央已盡力;捷運局要求院民搬離,前行政院長蘇貞昌緩拆期限又來到,6月16日後北縣府可依法強制搬遷,一切回到原點。」

在此之前開過公聽會
到市府陳過情
工程會開了大小不知幾次會

我私以為是有急迫性的
而這段沒有出現在主流媒體

豬小草 提到...

可以在網路上先找一下集會遊行法,一般集會遊行的申請,是要六天前提出的;而且這不保證一定會過。

匿名 提到...

總之很多人會因為雞蛋來罵,然後大家就趁機宣傳地下水層的事,於是話題就延續下去了。當然,可能也會有人想:「不管啦,反正樂青先丟雞蛋罪該萬死,就算新莊地層塌陷、樂生跟捷運機廠都崩掉,冒出七層樓的大水,變成林肯大郡也沒關係。我只想、只先研究清楚雞蛋再說。」

那樣想也沒辦法。反正我也只是非樂青的關心樂生的人而已,當然樂青怎麼被罵也比不上樂生跟附近居民來得重要。他們犯錯,我趁機多宣傳地下水層的事就是囉。

王偉民 亞欣工程顧問公司大地技師工程師(整理一下)

王偉民表示,捷運局的鑽探報告,錯誤連連,不僅鑽探井設置錯誤,計算出來的透水係數數值更有嚴重誤差。王偉民說,林口台地就是一個地下水庫,樂生下方的卵礫石層應該就有豐沛的水脈,偏偏樂生又處於斷層攪動帶,如果施工不當,讓原本覆蓋卵礫石層的土層撐不住,就會產生重大災害。

  王偉民表示,在這裡僅有卑微的要求,希望工程會及捷運局花個兩、三個月,再做一次探勘,只要花個100、200萬,就能讓所有人安心,樂生古蹟及捷運工程都是百年大計,工程會不要開玩笑。

王工程師表示,捷運局提出的透水係數,是經由「抽水試驗」與「透水試驗」得出。「但就抽水試驗而言,現在的觀測井設置完全錯誤,不在同一軸線上、地質又不均質,得出數據根本不能用!」王工程師透露,捷運局的報告書內更有造假數字,比如某項公式內,應以「80」做為計算,捷運局卻胡亂套用,誤差值高 300 倍。

他說明,世曦公司雖提出林口高鐵的數字做為比較,認為樂生院的數值沒有問題,「但這完全錯誤,因為林口高鐵所在地與樂生地層完全不同」。王工程師表示,透水係數有區域性限制,絕不能胡亂套用,否則設計出的工程方案便會全錯。

機廠恐遭土淹

王工程師將林口台地的卵礫石層喻為水庫,「在捷運局的報告書中也確實寫著,樂生院的水皆由林口台地供應」,樂生保留自救會長李添培即指出,目前新莊機廠所在地過去全是農田,「灌溉不是靠水庫,而是自己冒出的水。」倘若開挖,捷運局計算誤差之處,最高會有23.3公尺的水。

王工程師說,此地是斷層剪裂帶,萬一土挖掉,壓力不夠與水壓抗衡,而卵礫石透水性強,便容易膨脹或崩裂,到時候不僅有水的問題,整個土坡都可能滑動,別說樂生,機廠可能也有危險。

王工程師表示,台灣世曦公司在第一次開會時曾表示,山坡固定無法使用地錨,「但現在卻做了50公尺的地錨,也遠超過一般標準,安全性可疑。」王工程師不解,此報告書在民國88年就已做出,世曦顧問公司工程師周功台也承認數據錯誤,「這麼多年了卻不願重做」。當初新莊林肯大郡也是同樣問題,王工程師表示擔憂。
----
先前的報導,王本來不願具名的,事態緊急,他似乎也顧不得這麼多了。
--
樂生保留的衝擊與困境座談-從工程造成的影響談起

各位關心樂生的朋友們,在4/15之後,樂生保留進入工程協商,工程會推出的方案中,為什麼號稱只拆除六棟的保留方案會受到院民如此的排斥,支援樂生的學生如此憤怒?

現行方案中,為什麼能夠原地續住的只有六棟,當中的問題到底是什麼?有什麼是政府刻意隱瞞不告訴我們的?地下水的問題到底是什麼?斷層擾動帶又是什麼問題?

我們將於6/3(日)下午三點,在樂生療養院的蓬萊舍舉行座談會。會中將會邀請大地技師王偉民先生蒞臨講解目前政府要強推的保留方案,對於樂生現址造成之衝擊。並解釋相關技術問題。

誠摯邀請您來一同關心。

潘宣吾 提到...

感謝您的文章。
因為我有引黑米的迴響,所以您似乎不用po兩篇相同的文章。

anarch 提到...

Torrent寫了一篇精彩的文章,或許你可以參考一下:

弱勢者 v.s. 雞蛋暴民
http://blog.roodo.com/torrent/archives/33825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