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31日

馬英九的政治智慧

其實馬英九有沒有綠卡、綠卡有沒有失效、現在還能不能用
甚至愛不愛台灣我都不在乎。

我只care馬英九的誠信問題與危機處理能力。

1、謝長廷不會突然隨口問問:「啊老馬你是有沒有綠卡」
不會有人比馬英九更清楚他現在有沒有綠卡,甚至二十年前有沒有綠卡。

馬英九跟支持者辯稱:「他又沒問我以前有沒有我當然說(現在)沒有」是說不過去的
謝長廷會問,表示他知道你以前有辦過綠卡

相信我,台灣有綠卡的人那麼多,說一句「我二十年前有綠卡」不會損失什麼票。

可是馬英九先選擇把「以前有綠卡」這件事隱藏起來,這就正中謝的下懷。

「誠實是最好的政策」信哉斯言。

2、謝長廷問老馬說蔣經國知不知道馬英九有綠卡,馬英九怎麼說呢
他說:「他沒有問過所以我也沒跟他說過」天底下再也沒有更笨的回答了。

這跟上一個題目不同,馬英九有沒有綠卡,是有紀錄可查的。
但是蔣經國知不知情,這件事全世界只有當事人知道。


馬如果說:「我有跟蔣總統報告這件事,他說沒關係......」不是更好?
現在馬的回應好像是「既然蔣沒問我就打馬虎虎過去行了」差很多吧。


---
我真的懷疑他的政治智慧是怎麼樣一路走到這個位置的......跟李扁差太多了。
至於誠信問題留待下回待續

2008年1月28日

歡迎大陸觀光客來台

老實說,別的不提,我是贊成多讓大陸的朋友來台灣觀光的。
不要問「為什麼台灣要讓大陸人來觀光」而是「為什麼台灣不能讓大
陸人來觀光」?

大陸的朋友也是人,他們也應該有觀光的自由
無論他們在國內享有什麼樣的自由我們不管,台灣是一個自由開放的國度
讓大陸人來台灣,我們怕什麼,怕台灣會被大陸人影響走回一黨專制的老路?

前面的討論也提過了,大陸人來台灣雖然人數不多,但是失的人數比例上很低。
政府花太多的精力防止大陸觀光客跑掉,其實是一開始預設他們來意不善。

何必呢?


來意不善有來意不善的方式,我相信絕大部分的大陸朋友來台灣,對台灣感到好奇。
對於台灣的政治、社會、經濟、文化跟阿里山的姑娘都很好奇新鮮。

的確會有一些大陸人來台灣不懷好意,不過那畢竟是極少數。

像台灣兩千三百萬人,有一些人會偷竊,會殺人放火,會猥褻女子然後說自己得憂鬱症
但是絕大部分的民眾都是守法、善良的。

難道我們只因為少數的害群之馬,就把所有人民「當作」洪水猛獸嗎?

他們當然應該有自由來台灣觀光的權利,不要說開放一百萬兩百萬,
他們能來多少都讓他們來啊。


不過,問題不在於台灣政府怎麼作。
中國政府現在把三通當成有效的籌碼,馬政營把三通當成台灣經濟的救命仙丹。
甚至大話「三個月內要開放」。

我不懂。


開放不是台灣政府說了算,當然也不是馬英九說了就算,馬英九把話說死限期一定要
通,如果他真的當選了,那麼中國政府不是對馬允取允求嗎?

哪有人還沒談判,就把底牌亮出來的道理。


一向吵著兩岸開放的謝金河曾經在節目裡訪問呂秀蓮,去年黨內初選的時候吧。
謝金河說開放多好多好多好,說政府不開放不開放多差,問呂副的看法。

呂副說:「我們一直在跟中國談,他們說承認是國內旅遊就可以,以我們政府的立場
是要怎麼談,為了開放大陸觀光客連國家的國格尊嚴都不要了嗎」

謝金河就電電不說話了。

大陸朋友來台灣觀光我絕對是樂觀其成,無論是馬或謝,應該也都是這麼想。
甚至連現任政府的立場其實也是想全面開放觀光,只不過中國那邊不想談。

而520以後,為了開放觀光,新總統要讓台灣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呢?

2008年1月27日

拍紀念照最常犯的十大錯誤

按: 拍照者,意指會用到相機拍照,但對於攝影技巧毫無興趣的人。

隨著數位相機的普及,姑且不論日常生活或商業需要(商業上需要用到相機的朋友還是去學攝影吧),凡是出外旅遊,不管是出國旅行或是自己到處玩,毫無疑問的數位相機是人手一台。但是拿相機的人多,有興趣「學」攝影的朋友少,大部分的人對於相機的用處只有「合照與紀念照」而已。畢竟術業有專攻,攝影是諸多專業中的一種,如果不是要靠攝影吃飯的人對於技術毫無概念,這是正常不過的事。

當然,對於所謂的「風景紀念照」,我們不需要講究太多,但是根據筆者常常接觸遊客的經驗,還是有一些毛病是遊客們常犯的,如果能改掉這些毛病,你的相片可看性就會大大提升不少哦!

10、記得帶備用電池:
世界上再也沒有美景擺在眼前,而手中明明有相機卻無法使用的窘境了,一般人的手上會有一組充電器,跟兩三顆的電池,切記每天進旅館後務必要確保電池的能量充足(意思就是把電充滿),絕對不要鐵齒的以為「電力還有兩格明天用完才充還不遲」,筆者看過太多太多因為沒電所以只能望景興嘆的悲劇了。旅遊是很花錢的,充電這個小動作雖然簡單,但是太重要了。

9、記得把電池隨身攜帶:
有些讀者會說:「這跟第十點說的不是一樣嗎」,的確看起來差不多,但是在長景點中(需花費一小時以上的景點),沒帶電池下車可以說是致命傷。

8、設錯時間:
很多遊客出外遊玩,為的是要作個回憶,當然拍攝的時間就很重要,如果是出遠門,旅遊景點跟自家會有時差。如果不調整相機上的日期時間,那麼回家以後可能會發現,明明是大白天拍的美麗風景,時間卻寫著晚上八點......雖然可以使用其他方式修改EXIF檔來補救,但是最好的方式就是到當地時,除了你的手錶,也把相機的時間調整一番。

7、了解你的相機: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相機雖然不是什麼鋒可見血的東西,但是功能之強大,設定之複雜不在話下。無論你的相機是自己看上買的,還是出遊臨前才跟親友借來的,首先的功能是一定要拿著廠商的說明書翻過一遍,廠商的說明書大都寫得淺顯易懂,看完一遍除了對於相機本身有基本了解以外,更重要的可以得到基本的攝影概念。許多遊客拿著各家的相機問我:「啊我這台是要怎麼用......」,我哪知道要怎麼用啊~~~ XD

6、善用閃光燈:
使用閃光燈看來簡單,實則是一門大學問。一言以敝之,閃光燈是用來「照亮眼前的人物」,閃光燈視情況可以縮短快門時間,但是過亮的閃光燈不但會使近距離的人物過亮,而導致背景變得太暗,也有打在玻璃上反光的大問題(例如在車內對外拍或是眼鏡等等)。
閃光燈的使用是攝影專業的重要學問,但是即使對於一般拍照者而言,最快的方式就是「用閃光燈跟不開閃光燈各照一張」,筆者知道有些特定的相機有這樣的功能,但是對於其他沒有此種功能的相機而言,那就辛苦一點各拍一張吧。此外,如果你的相機可以調整閃光燈的強度,也要試一下哦。

5、補光:
光線的使用可以說是攝影的中心,但是對於一般拍照者而言,光線是受到天時地利限制的,因此拍照者唯一要注意的,只是是否「逆光」的問題而已,如果景物是強光,而人物看起來很暗時,請用閃光燈補光(通常這是我用閃光燈唯一的用法)。

4、近一點:
紀念照最重要的,就是人跟景物的搭配,一般初學者的拍照方式,就是被拍的人三步併作兩步的跑到景點的旁邊,(而景物通常比人要大上許多),然後拍照者要把景物跟人一起拍進去,這種相片當然是很完美的紀念照片,除了很難看得見裡面的人是誰以外..... XD
紀念照最大的重點,在於「什麼人在哪一天到何處遊玩」,拍攝的時間有相機代為紀錄(前提是你要設對時間)、景點是固定不會跑掉的,但是如果最重要的「誰」身影太小難以辨識,那就可惜可悲可嘆了。
記住一個原則: 在「把景拍全」的前提之下,被拍的人可以儘量離拍照者近一點,這樣人也大,景也大,才是完美的紀念照片。

3、構圖:
一般的紀念照片,永遠都是在景物的正面,然後被拍的人神情嚴肅,直挺挺的站在正中央拍照,這種照片固然達到紀念照的目的(誰在何時在哪景點一遊),卻不免過度呆板,因此調整一下構圖是很重要的。

除了紀念照片一定要拍以外,如果還有時間,不妨嘗試一下別的「花樣」:例如從45度角拍、把人放在景的一側、不要把人放在正中央、擺些POSE、甚至背景入鏡也不錯。

2、光圈、快門、感光度的基本觀念:
攝影簡單的說,就是光圈、快門、感光度的組合,對於一般紀念照而言首重「清楚」,因此過低的快門速度是絕對要迴避的,請將你相機的顯示幕調出即時快門,數字絕對要保持在30以上。(如果是望遠端的話要更高),一般的相機顯示「30」表示三十分之一秒(有些也會用1/30表示),低於這個數字對手持拍照而言,就容易拍出模糊不清的相片。

一般相機的設定是儘可能使快門時間縮短、使用較大的光圈數字,因此如果相機顯示的快門低於三十分之一秒,通常也無法再提升光圈大小了。(相機已自動調整到最大值),這時,除了換相機以外有兩種作法。

A、打閃光燈: 數位相機之所以無法提升快門速度,最大的原因就是「光線太暗」,打閃光燈在某些情況下可以有效的解決這個問題,但是如同前述,打閃光燈的距離有限,而且後遺症也不少。

B、提高感光度(ISO): 現在的相機除了在畫素上作文章,另一個重點就是高感光度,為何感光度如此重要? 因為使用高感光度的相機在低光源下,也可以使用速度快的快門,降低手振模糊不清的風險。 高感光度對於紀念照的完整性並不會有所損害。所以增加感光度是相當好的方式。

然而,有利就有弊,提高感光度雖然可以防止手振,但是很明顯地會對畫質帶來某種程度的減損,最明顯的部分就是相片上會出現顯而易見的顆粒(稱為噪點),高感光度會帶來比低感光度多得多的噪點,這就是為什麼相機不總是設定高感光度的原因。

當然,現在的相機很聰明,通常相機的全自動、智慧模式在低光源處,是這麼調整拍攝方式的。
A、首先加大光圈直到最大。
B、如果最大光圈的快門速度仍然不夠,開啟閃光燈。
C、如果使用者關閉閃光燈不開,那麼自動調整感光度。

所以你也可以什麼都不作,讓相機自己決定,換來的就是清楚,但是滿佈顆例的照片。

最後一種方式,就是找隻腳架(不過一般人都不會想帶腳架出門的),或是穩固的地點拍照,這樣再難拍的場景都難不倒你,不過良心的建議,還是儘量在光線充足的地方拍照吧。

1、說故事:
拍照可以死死板板,也可以活潑生動,更可以作為一種藝術發揮,在拍照的同時,多捉一點景,避一點雜物,甚至拍攝人的喜怒哀樂,才是一張美好的照片。
世界上最為人稱道的照片,永遠不是花大錢,追錢純淨畫質拍出來的,而是照片訴說著故事,儘管畫質再差,但是卻能感動人心的照片。

而願你我也能拍出感動人心的照片。

2008年1月18日

美麗寶島再發現

最近天氣陰雨又冷,相較於上週的好天氣實在令人懷念,因為工作的關係環島一周,所以最近也比較少發文章,就拿幾張照片代替的用吧。
全部的照片在這裡置中

士林官邸


士林官邸


台灣民主紀念館-民主開門特展


台灣民主紀念館-民主開門特展


台灣民主紀念館-民主開門特展


太魯閣國家公園


太魯閣國家公園


太魯閣國家公園


太魯閣國家公園


台東石梯坪


墾丁半潛艇


墾丁半潛艇


墾丁半潛艇


墾丁半潛艇


墾丁半潛艇


墾丁半潛艇


貓鼻頭


貓鼻頭


白沙灣-貝殼沙灘


白沙灣-貝殼沙灘


白沙灣-貝殼沙灘


白沙灣-貝殼沙灘


打狗英國領事館夜景


蓮池潭


阿里山雲海夕照


阿里山雲海夕照


天水漣飯店


日月潭


日月潭


中台禪寺


中台禪寺

2008年1月17日

這才是真民主

當然民主不是最好的制度,而且同N兄所說的一樣
世界上目前有許多國家「宣稱」採行民主制度,但是程度卻有區分。

比方中華民國以往在總統直選之前,撇開戒嚴不提,
憲法上的規定是總統係由人民選出的國民大會代表選出。
這就與現行由人民直選,每人一票票票等值的制度不同。
去除一層國民大會代表的機制,看起來似乎總統大選的結果是更貼近民意。

甚至比起美國的選舉人團制度要更民主一些(他們票票不等值)
而台灣現行的制度沒有缺點嗎,當然有。

首先是現行的國會選舉明顯地反應出政黨得票跟席次的巨大落差。
並且退一萬步言,人民選上民意代表以後幾乎無法給予制衡,只能由他玩四年。

好,我們設想一種類似雅典式的民主,
定期召開的大會,所有雅典城邦的公民都能參加,自由發表意見並決定政策。

當然台灣有兩千三百萬人(而不是兩千人),首先要找到那麼大的場地是不可能的。
因此代議政治在歷史上進行了許久,除了雅典城邦外就沒有具體的被實行過。

但是今天透過網路的推展,例如網路ID的運用,可以想見在不久的將來,
只要網路系統足以負荷兩千萬人,甚至上億人的伺服器成真。
那麼只要有人提案,每個人都可以自由的進行討論並且最終採取表決。

一個法案是否訴諸通過,最後不是一百個立法委員作決定的,
而是有幾百萬人「投票」通過(因為不可能大家都對政治有興趣)
甚至也不用三讀,因為科技可以即時性的反應,因此「民意調查」也可以取消了。

撇除立法技術的專業性不提,去除了代議政治的直接民主,才是真正的民主。
而人類有歷史以來,第一次有機會實現這種民主制度。

2008年1月14日

故宮塈青銅器展品簡介

國立故宮博物院,一般俗稱為台北故宮。以收藏中國歷代古物、圖書、文獻為主,主要承襲自四朝宮廷的宮廷收藏,數量達65萬5千餘件(2004年9月)。

國立故宮博物院前身為中華民國政府於1925年10月10日北京紫禁城所建立的故宮博物院1933年為躲避日本侵略,故宮博物院文物南遷,經過多次遷移,1948年抗日戰爭勝利後,南遷文物運抵南京;而1948年國共戰亂中華民國政府將故宮博物院南遷文物精品運往臺灣以避戰亂;1965年11月12日位於臺北市士林區外雙溪台北現址落成。

當時運抵臺灣的文物共計2972箱,約60萬件。其中清宮檔案38萬冊,善本書籍16萬冊,器物書畫5萬餘件,以及後來徵集的文物,台北故宮總計收藏65萬5千餘件(2004年9月)藏品。

參觀故宮博物院的路線:(本路線介紹大概一個小時左右)

三樓:
新石器時代館: 大塊玉石、玉珪
中國文化發源很早,早期人類用隨手可見的石頭製作器具,並且發現了玉,新石期石代已經使用玉作為宗教用途的遺跡了。

青銅器館: 毛公鼎、散盤、宗周鐘、子犯編鐘、武器
人類進一步的發展文明,懂得使用銅、鍚合金製作青銅器,並且廣泛的運用在各種工具上,無論是食器、水器、酒器、樂器、兵器等等,廣泛的運用在當時人類的生活當中。

毛公鼎: 上刻有五百個銘文,為當今出土的七千多件銘文青銅器中,文字最多的一個。可以說是故宮重寶,也是到故宮遊覽必看的器物。

從毛公鼎上面的銘文內容可以得知毛公鼎鑄造的年代,毛公鼎上的銘文提到周宣王在位初期,想要振興朝政,遂命毛公處理國家大小事務,又命毛公一族擔任禁衛軍,保衛王家。後毛公圓滿達成任務,宣王賜大禮給毛公,毛公受賜,感謝王上恩德,鑄鼎以傳後世。

散氏盤: 春秋時期,散國與鄰國發生領土糾紛,後簽訂政治契約,劃分領土,並請周天子派使官見證,刻於盤上,這是現存最早的政治契約,也反應出春秋時期周天子勢力的衰微。

宗周鐘: 周厲王時,曾派兵征伐蠻族,令四方來歸,厲王製此鐘記載此功,上有一百三十二字銘文書寫此事。

2008年1月13日

民進黨輸掉了台灣

還記得嗎? 猶在上一屆的立委選前,本來民進黨挾著藍軍作亂的氣勢,本想一口氣達成史上從未見過的半數立委席次,結果卻因為提名過量,反被藍軍搶下大半江山嗎?

還記得陳水扁是如何從兩次不被看好的總統大選中逆勢上揚,最後驚險的奪得總統寶座嗎?

這一切看起來都以成為過眼雲煙,而且導致民進黨大敗的諸多原因,沒有一樣是因為國民黨成功的作了什麼的,而總是因為民進黨跟阿扁「作了什麼」。

第一項錯誤,就是制訂了明顯對於民進黨跟小黨不利的單一選區兩票制。從這次的投票分析而言,首先每個小選區只能選一人,在台灣選民對於政黨的支持度相當高的情況下,首先顯而易見的是候選人本身根本不重要,因為選民首先考量的是黨是否提名,在藍綠分岐仍深的情況下,選民不論大黨提出來的候選人有什麼背景,政見、理想、實蹟,甚至選民服務都不重要。就某種程度而言其實抹煞了選民自由選擇的空間。

而對以往擅長靠配票等選舉策略的民進黨而言,配票策略完全無用武之地,雖然這次的得票數字不比上屆低(347萬->361萬),但是席次的下降是不可思議的多。

雖然從屬性分析上來說民進黨輸的不是沒有道理,但是以一個執政黨而言,會輸明顯就是自己的責任。

撇開數據上這幾年台灣的經濟成長不如預期不談,(雖然統媒可是大談特談),陳水扁首先就是民進黨大敗的罪魁禍首。

老實說,我很喜歡台北市長陳水扁,但是總統陳水扁卻令人失望透頂。對於民進黨政營而言,與其說是有著深綠和中間的選項,還不如說是理想與現實的衝突,因為這種衝突性,阿扁的言論與行為,不斷地遊走在「台獨」和「中華民國」之間,甚至愈到選前,他的言論就愈傾向深綠。

是的,深綠的基本盤有多少,我們看見了。陳水扁的確固守了深綠,但是只有深綠,民進黨是不可能贏得選舉的。

沒錯,族群以前是一個重要議題,統獨議題即使在今日也更為重要,但是除了統獨,更多的人投票給民進黨,是因為民進黨曾經有過的價值: 民主、進步、清廉。

民主進步清廉與本土意識無關,與統獨無關,民進黨能執政是因為國民黨不夠民主,不夠進步,而且貪污腐敗不斷。人民希望民進黨的執政,能夠替國內政治帶來新的氣象。

而民進黨有嗎? 這八年來,我們看到的是,除了統獨的立場不同以外,民進黨的內部變得更不民主,更退步,以及阿扁家族的不清廉,當然,國民黨並沒有比民進黨更民主更進步,當然更談不上清廉(別忘了三千億不當取得黨產),但是民眾對於民進黨的期望既然很高,那麼失望就更大。既然作的不好,那麼被人民踢下去也是應該吧。

在民進黨執政之前,國民黨的立場並沒有像現在那麼親共,大豆很無力的覺得,既然國民黨眼看就要贏得四年執政的機會,而且還是擁有立法院絕對多數的優勢,請以蒼生為念,請以台灣民眾為念,不要忘了之前失敗的教訓才好。

2008年1月5日

愈看愈疑惑的自由時報影音聲明

上文成文前,其實自由時報已經發出了聲明。
但是該網址附上了一段影音聲明,大豆愈看覺得疑惑,所以把圖截一截放上來給大家看。

0.jpg



1.jpg


影片的說明是說,這是法蘭瓷的公關寫給自由時報記者的信,照片也是法蘭瓷發的。與自由時報無關。這一是一封GMAIL,很巧的是大豆也有在用GMAIL。

首先發信人是不是真的是法蘭瓷公關呢? 很簡單,拿EMAIL上網查一下就行了。

2.jpg


好的,身份沒有什麼問題,信件的本身呢?

3.jpg

信件的內文是這麼寫的。
This is for you ESPECIALLY!
哈!!

4.jpg

接下來是稍早的信(本文一共有三封信,都是法蘭瓷公關寫給記者的)

5.jpg


內文是
These 2 for you first!
I am working on the "Specail one", will send
Thanks for patience.

Take care and have more water, please!!

6.jpg


7.jpg


Good day!

不知道你用得上 or not?
Anyway, for your ref. Please and then
最後接上信件的附檔,只有「一張」照片,就是那張王效蘭被刪掉的問題照片。

8.jpg

影音檔看完了,但是大豆的疑惑仍然沒有解除。
首先GMAIL是採用「會話」的設計,就是如果是同一主題,那麼雙方的對談會被歸在一個會話中,集體展開就可以了。
可是這份影音檔並沒有把「所有的」會話展開,而是僅僅列出其中一封信。

問題2: 就算是一封信中,雙方來來回回,引言上應該會引出記者寫給法蘭瓷公關的信,但是在本檔中完全看不到記者說了什麼? 如果自由時報對於自己的清白很有自信,為什麼不把全部的會話提出,而只公布法蘭瓷單方面的信件?

問題3: 我們重新整理一次雙方(其實只看得到單方)的對談,

12/13 法蘭瓷說:

Good day!

不知道你用得上 or not?
Anyway, for your ref. Please and then

12/14 三點(不知道是AM還是PM)

These 2 for you first!
I am working on the "Specail one", will send
Thanks for patience.

Take care and have more water, please!!

12/14 下午四點

This is for you ESPECIALLY!
哈!!


我的英文不太好,可是從上下文看來,似乎法蘭瓷給了記者不只一張照片,
而且這一張王效蘭的相片是ESPECIALLY!毫無疑問,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第二封信說的"Specail one"就是了。

自由時報的聲明稿宣稱
有關本報12月17日所刊登之教宗接見法藍瓷總裁之照片,與法藍瓷公司當初所提供之照片完全一致,本報未做任何加工處理,

如果這封信是真實的,那麼自由時報的記者「的確」沒有加工,但是她知不知道,清不清楚她刊在報紙上的照片是「加工」過的呢? 那麼「特別」的照片,說實在是誰動的手腳,又有什麼差別嗎?

本文純屬小小視聽讀者的粗淺心得,自由時報可千萬不要告我啊~~~~

PS 本文成文後,才看到聯合報刊登法蘭瓷的聲明,全文如下:

法藍瓷:自由記者要求 才修照片

更新日期:2008/01/05 07:20 記者丁萬鳴/台北報導

法藍瓷經理陳玉瑛昨天表示,她是應自由時報記者要求,才幫自由的記者修改照片。

這項說法,顯示自由不但事前知情,且主動要求修改照片。自由昨天卻在聲明中說,「對於法藍瓷所提供給本報刊登之照片,事先加以變造合成,本報不察而致誤用」。雙方的說法,出入很大。

陳玉瑛表示,法藍瓷總裁陳立恆晉見教宗的照片,是由我國駐教廷大使館交給法藍瓷,共四張,每張都有王效蘭發行人的影像;原本法藍瓷只傳給中央社,後來有媒體從中央社網站上看到照片後,也要求法藍瓷提供照片。

陳玉瑛說,她將王效蘭陪同陳立恆見教宗的照片傳給各報跑法蘭瓷新聞的記者後,自由時報記者隨後要求另外提供沒有王效蘭的照片;但她答覆自由記者,所有的照片都有王效蘭在內。自由的記者又向她表示,有王效蘭影像的照片無法刊登,要求法藍瓷幫忙修改照片,刪除王效蘭影像。

陳玉瑛說,她不曾在媒體業工作,對新聞專業也一無所知,不瞭解修改照片的嚴重性,才在自由記者要求下,把照片修改後傳給自由記者;至於照片要不要刊登在報上,不是她或法藍瓷可以決定的。。她重申,她不可能平白無故刪改照片

法藍瓷表示,照片縱然是由法藍瓷提供,但既然是應自由要求修改過,自由原就瞭解「假照片」來歷,要不要刊登是自由自己決定的,責任應由自由承擔。

據透露,法藍瓷昨天還曾打算發表聲明,但聲明稿擬妥後,先發給自由時報主管看,不過自由主管不滿意,要求法藍瓷按照自由的意思修改,但法藍瓷拒絕,法藍瓷後來決定對外保持緘默。

聯合報最符合事實的新聞,大概只有對於敵報攻擊的新聞吧 XDD

2008年1月4日

捏造是新聞的重罪--自由時報假照片事件


(原圖與修圖的比較,雖然我實在不太願意把王發行人的照片放在BLOG上......)

本事件最新發展,請看
愈看愈疑惑的自由時報影音聲明

2008年諸事繁雜,有很多話想寫又沒時間(例如阿扁也跟馬英九一樣玩M型),但是撇開政客的痴呆言論不談,今天這則事件實在是不談不行。

【聯合報╱記者何定照、丁萬鳴/台北報導】

2008.01.04 03:28 am
讀者向本報投訴指出,自由時報日前將台灣朝覲團見教宗的新聞照片變造後刊出,違反新聞倫理。
天主教教宗本篤十六世上月十二日(當地時間)在梵蒂岡接見台灣朝覲團代表,自由時報卻將中央社的照片變造,利用電腦軟體,將畫面中朝覲團成員之一的聯合報發行人王效蘭「消除」,十七日刊於該報D10版。
撰寫該新聞的記者張寧馨表示,照片是她「裁切」的,是因為照片太長,在直條狀的新聞欄框內不好看;又因為王效蘭並非該照片主角,又是別報的發行人,才會將王效蘭裁去。
上個月十二日,法藍瓷公司總裁陳立恆在梵蒂岡獲教宗接見,陳立恆致贈「櫻桃嬉春」瓷組給教廷典藏,輔大校長黎建球及王效蘭等人也應邀觀禮。照片由大使館人員拍攝,再由法藍瓷發送各媒體刊登。
原照中,左邊第一人是教宗,第二人是陳立恆,王效蘭是第三人,第四人是黎建球,她們把手放在身前欄桿,聆聽教宗講話。竄改後的版本,其他人的姿勢不變,背景也相同,就是少了王效蘭,陳立恆右邊接的是黎建球,欄桿也巧妙地修掉一片,不易辨識痕跡。
坦承修改的張寧馨指出,當時她拿到照片後,認為照片主角既是教宗和陳立恆,旁邊沒必要跟著一大串人,因此詢問法藍瓷有無沒有王效蘭的照片,對方說沒有,但同意讓她自行裁切照片。不過,法藍瓷昨天說,他們只提供原照,並沒同意讓記者變造。
法藍瓷表示,提供給媒體的合照都有王效蘭在內,自由時報記者確實曾向他們詢問有無不包括王效蘭的照片,但法藍瓷並沒有這樣的照片,未料自由時報刊出時,竟然出現沒有王效蘭的變造版本。法藍瓷說,隔天見了自由時報的照片也感到「意外」。
張寧馨說,因為新聞是直欄,要放方照片才好看,她才用美編軟體將王效蘭修掉,「這是我們常用的美編處理方式之一,目的在於凸顯焦點、配合版面。」她說,在發稿時,本來就會想在版面怎麼呈現,配什麼照片,這次也一樣,絕無他人授意,她也未向長官報告此事。
自由時報並非第一次出現變造新聞照片的手法。九十四年十月十八日,自由財經版刊出法新社照片,照片中的主角原本是在看聯合報,但自由見報的照片,竟移花接木成自由時報。【2008/01/04 聯合報】


簡單來說,自由時報的記者把新聞照片將聯合報系的王效蘭刪掉後,刊登在報紙上。

新聞是什麼? 新聞就是報導新鮮、重要、不尋常的「事實」,新聞不是藝術,也不應該夾述夾議,新聞只要報導「事實」而已。但是台灣的媒體,無論是平面媒體或是電子媒體,從來不避諱地在任何的新聞事件中參雜特定的立場,很痛心的說,這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事了。然而誤導視聽人固然可惡,但是更可惡的就是捏造新聞。

而自由時報在這篇文章的處理有沒有捏造事實,我們沒有看到當天的報導並不知情,但是光就這張照片而言,相信有學過數位影像的內行人一定很清楚哪一張是原圖哪一張有作過修改。因此這張照片是經過「移花接木」的應該毫無疑義才是。

當然,編輯或攝影記者,因為報紙版面的需要,對於照片作初步的「裁切」,是可以接受的,即使這張照片表達出的事實是「局部」的,但是新聞報導本來就有所取捨,因此裁切照片也是一種取捨。但是如果把本來應該有的人從照片中移除,這就不是裁切,而是「造假」了。

說實在的,以一個攝影人的眼光來看,這張照片的合成技術算是不錯了,加上報紙的紙質本來就差,所以一般來說是沒什麼破綻,只不過雖然王效蘭所處的聯合報系跟自由時報水火不容,但是煞費苦心拿掉她的照片,除了私人的理由,否則實在是一點道理都沒有。


台灣的媒體,不缺錢,不缺人,缺的是最基本的新聞道德,在一切都只為了政治(非指特定政黨)服務的媒體從業人員,是不是應該想想,你們當初從事新聞工作的動機是什麼,學校教給你們的新聞理念是什麼? 不要拿「我也很無奈,這是上層交待」當作藉口,警察不會因為黑道小弟說「我殺人放火是上面要求的」就放他一馬,而刻意製作假新聞,為禍猶烈於放火吧。

自由時報聲明:

有關本報12月17日所刊登之教宗接見法藍瓷總裁之照片,與法藍瓷公司當初所提供之照片完全一致,本報未做任何加工處理,本報亦有完整電子郵件記錄可供驗證。

對於法藍瓷所提供給本報刊登之照片,事先加以變造合成,本報不察而致誤用,謹向讀者和社會大眾表達歉意,未來並將再加強內部控管。

任何媒體影射或指控此照片係由本報造假一事,本報也將保留法律追訴權。

自由時報編輯部

2008年1月4日

2008年1月1日

新年快樂!



附上大豆在京華城拍攝的跨年煙火影片~

為了讓心愛的人開心,
一向不參與這種熱烈活動的大豆,為了近距離看到101煙火真是傷透腦筋。

本來想去象山、國父紀念館,但是根據往年經驗人實在太多。等待又無聊。
這次挑中京華城,一來距離近(但是在管制區外)、二來視野良好、三來又有shopping mail跟電影院可以殺時間。

果然一切順利,停(機)車與回程沒有任何不便(從京華城回新店花了四十分鐘算快的了),逛街人潮雖然很多但是遠遠比不上管制區。
電影除了結局一分鐘來不及看以外也不錯。

而美麗的煙火為去年劃下一個完美的句點。
TAMAYA!!!


祝大家新的一年也能事事順心,多來大豆剝落殼走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