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4日

捏造是新聞的重罪--自由時報假照片事件


(原圖與修圖的比較,雖然我實在不太願意把王發行人的照片放在BLOG上......)

本事件最新發展,請看
愈看愈疑惑的自由時報影音聲明

2008年諸事繁雜,有很多話想寫又沒時間(例如阿扁也跟馬英九一樣玩M型),但是撇開政客的痴呆言論不談,今天這則事件實在是不談不行。

【聯合報╱記者何定照、丁萬鳴/台北報導】

2008.01.04 03:28 am
讀者向本報投訴指出,自由時報日前將台灣朝覲團見教宗的新聞照片變造後刊出,違反新聞倫理。
天主教教宗本篤十六世上月十二日(當地時間)在梵蒂岡接見台灣朝覲團代表,自由時報卻將中央社的照片變造,利用電腦軟體,將畫面中朝覲團成員之一的聯合報發行人王效蘭「消除」,十七日刊於該報D10版。
撰寫該新聞的記者張寧馨表示,照片是她「裁切」的,是因為照片太長,在直條狀的新聞欄框內不好看;又因為王效蘭並非該照片主角,又是別報的發行人,才會將王效蘭裁去。
上個月十二日,法藍瓷公司總裁陳立恆在梵蒂岡獲教宗接見,陳立恆致贈「櫻桃嬉春」瓷組給教廷典藏,輔大校長黎建球及王效蘭等人也應邀觀禮。照片由大使館人員拍攝,再由法藍瓷發送各媒體刊登。
原照中,左邊第一人是教宗,第二人是陳立恆,王效蘭是第三人,第四人是黎建球,她們把手放在身前欄桿,聆聽教宗講話。竄改後的版本,其他人的姿勢不變,背景也相同,就是少了王效蘭,陳立恆右邊接的是黎建球,欄桿也巧妙地修掉一片,不易辨識痕跡。
坦承修改的張寧馨指出,當時她拿到照片後,認為照片主角既是教宗和陳立恆,旁邊沒必要跟著一大串人,因此詢問法藍瓷有無沒有王效蘭的照片,對方說沒有,但同意讓她自行裁切照片。不過,法藍瓷昨天說,他們只提供原照,並沒同意讓記者變造。
法藍瓷表示,提供給媒體的合照都有王效蘭在內,自由時報記者確實曾向他們詢問有無不包括王效蘭的照片,但法藍瓷並沒有這樣的照片,未料自由時報刊出時,竟然出現沒有王效蘭的變造版本。法藍瓷說,隔天見了自由時報的照片也感到「意外」。
張寧馨說,因為新聞是直欄,要放方照片才好看,她才用美編軟體將王效蘭修掉,「這是我們常用的美編處理方式之一,目的在於凸顯焦點、配合版面。」她說,在發稿時,本來就會想在版面怎麼呈現,配什麼照片,這次也一樣,絕無他人授意,她也未向長官報告此事。
自由時報並非第一次出現變造新聞照片的手法。九十四年十月十八日,自由財經版刊出法新社照片,照片中的主角原本是在看聯合報,但自由見報的照片,竟移花接木成自由時報。【2008/01/04 聯合報】


簡單來說,自由時報的記者把新聞照片將聯合報系的王效蘭刪掉後,刊登在報紙上。

新聞是什麼? 新聞就是報導新鮮、重要、不尋常的「事實」,新聞不是藝術,也不應該夾述夾議,新聞只要報導「事實」而已。但是台灣的媒體,無論是平面媒體或是電子媒體,從來不避諱地在任何的新聞事件中參雜特定的立場,很痛心的說,這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事了。然而誤導視聽人固然可惡,但是更可惡的就是捏造新聞。

而自由時報在這篇文章的處理有沒有捏造事實,我們沒有看到當天的報導並不知情,但是光就這張照片而言,相信有學過數位影像的內行人一定很清楚哪一張是原圖哪一張有作過修改。因此這張照片是經過「移花接木」的應該毫無疑義才是。

當然,編輯或攝影記者,因為報紙版面的需要,對於照片作初步的「裁切」,是可以接受的,即使這張照片表達出的事實是「局部」的,但是新聞報導本來就有所取捨,因此裁切照片也是一種取捨。但是如果把本來應該有的人從照片中移除,這就不是裁切,而是「造假」了。

說實在的,以一個攝影人的眼光來看,這張照片的合成技術算是不錯了,加上報紙的紙質本來就差,所以一般來說是沒什麼破綻,只不過雖然王效蘭所處的聯合報系跟自由時報水火不容,但是煞費苦心拿掉她的照片,除了私人的理由,否則實在是一點道理都沒有。


台灣的媒體,不缺錢,不缺人,缺的是最基本的新聞道德,在一切都只為了政治(非指特定政黨)服務的媒體從業人員,是不是應該想想,你們當初從事新聞工作的動機是什麼,學校教給你們的新聞理念是什麼? 不要拿「我也很無奈,這是上層交待」當作藉口,警察不會因為黑道小弟說「我殺人放火是上面要求的」就放他一馬,而刻意製作假新聞,為禍猶烈於放火吧。

自由時報聲明:

有關本報12月17日所刊登之教宗接見法藍瓷總裁之照片,與法藍瓷公司當初所提供之照片完全一致,本報未做任何加工處理,本報亦有完整電子郵件記錄可供驗證。

對於法藍瓷所提供給本報刊登之照片,事先加以變造合成,本報不察而致誤用,謹向讀者和社會大眾表達歉意,未來並將再加強內部控管。

任何媒體影射或指控此照片係由本報造假一事,本報也將保留法律追訴權。

自由時報編輯部

2008年1月4日

8 則留言:

gccheng 提到...

媒體現在已無所無用其極!!
到底要相信什麼?

billypan101 提到...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8/new/jan/4/declaration1.htm

自由時報有拍電子信箱的畫面,看起來他們收到的e mail上就是刊出的照片。

myPearl 提到...

看來~自由時報的意思是:自由時報是被陷害的?

繼續追下去,也許再添打死不認錯的案例一樁。

匿名 提到...

這件事很簡單,推論如下:

法蘭瓷的老板跟全球數億天主教徒共同領袖「教宗」見面,對法蘭瓷來講是天大地大的事。於是這件好消息,法蘭瓷公關連同照片及文字稿,送給了第一大報的某記者,請他刊登。

這位記者一看照片有不該出現的人物,於是問法藍瓷還有沒有別張「沒有王笑蘭」照片,法藍瓷的公關生不出這麼一張照片,但又覺得因此讓這個消息不能上第一大報太可惜了,於是就自己「變」出一張「沒有王效蘭」的照片。

這張照片被記者送往報社,經層層編輯,最後見了報。

我認為最該去死的是這個記者,他是看過變造前、變造後兩張照片的人,他的新聞專業,足夠讓他辨識出這兩張是軟體改的,還是不同時間不同角度的。

這個記者太站在被採訪者的立場,好心去告訴對方「這張照片裡有個本報系不會登的人喔」。

自由時報的層層編輯,沒人在梵蒂岡現場,誰曉得現場裡有個王笑蘭?

如果記者當初送上去的照片是有王笑蘭的照片,這些編輯當然懂得該怎麼處理:1.把照片裁成只有法藍瓷老板及教宗兩人;2.把照片丟到垃圾桶。

整個事件是這個記者的問題。自由時報最該做的事,是開除這個笨蛋記者,開除這個同情採訪對象的記者。

Shit 8 li 提到...

to 上面那位匿名 :
如果真的是法蘭瓷自動修改圖片
為什麼不公布完整的對話?

這樣也能硬拗 哎 沒救

匿名 提到...

自由時報已舉證,「修改照片的行為」,並不是發生在他們報社內部。

這件事最有趣的地方,就是,自由時報不喜歡王笑蘭,他們編輯只需要把照片丟到垃圾桶即可,他們不登就是了,何必浪費功夫還把王笑蘭消掉。

劉風 提到...

各位大大

不妨去看一下當天的自由時報 
我記得那個版面是在廣告版吧?
若我記憶沒錯 那這就是置入式行銷
幫廠商做的廣告 用廠商的圖片 無可非議吧?

潘宣吾 提到...

我覺得自由時報是在硬凹就是了。置入性行銷本來就是媒體的惡例,現在反而變成護身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