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22日

大陸網友「抵制」看不到的【康熙來了】

一向都有在跟大陸網友交流的大豆,這幾天在大陸最有趣的話題就是這一則

《康熙來了》驚現藏獨旗幟 網友憤怒喊封殺

故事的緣由是在上周播出的節目中,節目請到來賓湘瑩(好像就是以前「小氣大財神」中的小惡魔)展示她家居的睡衣時,拿出的一件灰色的睡衣,畫面一閃即逝。(各位可以看以下影片1:15以下)

但是眼尖的大眾網友卻發現上面的圖案,是三月以來代表西藏獨立的「雪山獅子旗」,而且文中批評「而小S和蔡康永均漠视而过。看似不长的15秒左右镜头激起了网友的极大愤怒。」


消息披露後,某些大陸網友一慣的反應是「封殺」,包括主持人小S與蔡康永,以及參與這個節目的「所有」來賓」,甚至是「康熙來了」節目本身。理由是因為該節目把關不嚴,沒有事先審核主持人及來賓的言行等等。

這種情況,不僅僅是在台灣人的眼中看起來啞然失笑,甚至連另外一派的大陸網友也看不下去,諷刺的說:「這個節目如此可惡,快告訴我它是在CCTV哪一台何時播,我要要求親朋好友拒看!」(這節目根本沒有在大陸播),有人嘲笑那些網友「以中央台的審核要求台灣的節目」,而也有人為製作單位緩頰,說「台灣人哪裡知道雪山獅子旗,我想只有30%的大陸人看過這面旗,何況是台灣人」,這恐怕是最符合事實的猜測,由於在節目中的片段(而不是截圖),各位可以看一下包括主持人及來賓在內,沒有任何人提到「雪山獅子旗」的事情,如果任何人有所意識到,甚至意圖「犯」大陸網友眾怒的話,大概會拿這面旗當文章大書特書吧。

我希望這個節目真的被大陸網友「封殺」,一來是因為基於節目調性跟主持人因素,大豆從來不看這個節目的關係 XD 二來我真的想知道大陸網友要怎麼抵制「看不到的節目」 XDDD

2008年6月16日

要主權,還是要利益?

有很多朋友跟我反應,他們說這件事完全是日本的錯,兩國相爭,怎麼能夠「不挺自己人」、「不愛國」呢?

愛國,愛國,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之。

最會鼓吹人民愛國,要人民不惜一戰的政客們,總是躲在安穩的後方,喝著咖啡半躺在沙發上,然後高喊「我們要愛國」但是一個人究竟該相信真理,還是用「愛國」兩字遮著自己理智的眼睛?

釣魚台沒有人居住,因此打從一開始就沒有住民自決的問題。

釣魚台的歸屬主權沒有是非,只有國家利益的爭取。

我不是說台灣無權聲稱釣魚台的主權,台灣當然有權,日本也有權。
可是目前現在當下誰有能力掌控釣魚台,誰就應該實質擁有釣魚台的主權,
很遺憾的,並不是台灣。

如果日本一夕之間把所有掌控釣魚台的力量退出,那麼可以實質掌控釣魚台的
就是下一個擁有釣魚台主權的國家,但那是不是台灣還是個未知數。

釣魚台有豐富的資源,當然值得爭取,可是國際間的爭端,尤其是他國也宣稱
擁有釣魚台的主權時,爭奪,必須付出代價。

而這個代價,是值得用什麼去換來的,這就是重點。

假設,釣魚台的油源跟漁業資源等等,所帶來的利益是鉅大的A。

台灣為了追求得到A所付出的「成本」,小於A才值得追求,大於A就不值得。
而什麼是大於A的情況? 就是付出以非金錢能夠交易的代價時,換句話說,就是人命。
而付出的方法,就是戰爭。

國家成立的目的,不是為了得到更多的利益而存在,而是為了保護人民而存在。
如果違背了保護人民的承諾,就算得到再多的利益,也違反了國家成立的根本價值。

我支持,台灣在合法、合情、合理的情況下,追求釣魚台資源的利益,當然是要在付
出代價小於A的情況之下,能夠爭取當然爭取。
即使放棄對釣魚台的「主權」也在所不惜,因為從頭到尾根本沒人在乎釣魚台的主權,
我們只關心「利益」而已。

而只要為了這塊石頭損失哪怕一個人的生命,這個國家就沒有存在的價值。

2008年6月14日

聯合號真的是被故意撞沉的嗎?

一般來說,台灣人,尤其是本板的板友,對於媒體的消息不太相信。
可是在這件事上,毫無疑問的包括馬政府,都只相信單方面的說法。

無論是在媒體,甚至是政府的正式新聞稿上,得到唯一的訊息就是「聯合號是被日本軍艦【故意撞擊】的」

這個說法的來源來自於台灣媒體,另一方面,主要的一方當事人,
包括聯合號的船員、家屬都是這個說法。

但是台灣的媒體不提日本方面的說詞,當然根據日本的媒體消息,以少數比較詳盡報導的每日新聞為例:

【每日新聞】
巡視船接觸:台灣漁船が沈沒、16人無事救助 魚釣島沖
巡視船と接觸した台灣の遊漁船=2008年6月10日午前3時半ごろ、第11管區海上保安本部提供

 10日午前3時20分ごろ、沖縄県石垣市の尖閣諸島・魚釣島(中國名・釣魚島)南衝約10キロの日本領海內で、台灣船籍の遊漁船と第10管區海上保安本部(鹿児島市)の巡視船こしき(966.22トン、堤信行船長ら32人乗り組み)が接觸した。

 遊漁船の船員3人を含む男性16人全員は救命いかだに乗り移り、こしきが救助した。遊漁船は約1時間15分後、魚釣島南南東衝約7キロで沈沒した。船長が右ひざなどに軽傷。

 尖閣諸島は中國、台灣が領有を主張している。第11管區海上保安本部は、16人は領有を主張する活動家とは無関係の船員と釣り客とみて調べている。こしきは正午ごろ、石垣港(石垣島)に入港、11管が16人から事情を聴く。

 11管の調べでは、遊漁船が領海內を航行しているのをこしきが見つけ、接近したところ、遊漁船がジグザグ航行を始めたため追跡。遊漁船が急に右に方向転換し、遊漁船の右舷船橋付近の側面にこしきの左舷船首が接觸したという。【三森輝久】



簡單來說,「日本保安船為了追【侵入】領海的漁船,在漁船逃脫時發生碰撞的【意外】」
日本方面的新聞強調「這是聯合號主動閃避所導致的意外事件」
然而另一方面,日方的媒體同時也報導了聯合號船長宣稱這是日船「故意衝撞」的結果。
(不可諱言的說,由於被當作「事故」的關係,這則新聞在日本媒體的版面非常小,一般民眾幾乎不會在意)

姑且不論雙方對於領海的爭議。(日本方面認為釣魚台是他們的領海,所以台灣漁船「侵入」的行為當然是非法的。)

然而,相較於日本媒體,台灣媒體並沒有對於另一方當事人的說詞作任何查證或基本的平衡報導。只是單方面強調船長的說法,並沒有作到客觀中立。

甚至可以說,對於該事件究竟是「故意」或「意外」,本來媒體在調查報告出來前就不應該預設立場不是嗎?

而誰說「兩國之間的糾紛」就不需要客觀中立?

當然,這個事情要得到「客觀、中立」的報導幾乎無解,一方面主導調查的日本政府毫無疑問的會被當成「球員兼裁判」、「包庇日方」所以調查報告在台灣這邊看來沒有可信度,另一方面實質的證據,如同GPS軌跡等等姑且不論聯合號上有沒有(不過日本保安船上應該有才對),就算有,也幾乎已經船沉大海了無對證。唯一公布的直接證據錄影帶卻缺乏許多關鍵片段。因此究竟事實如何,日方的調查報告仍然是一個很重要的指標。

在近代史上,首先日本先宣稱了擁有釣魚台的主權並且得到美國的承認,之後發現釣魚台油源的台灣與中國,才相繼宣稱擁有釣魚台的主權。台灣日本在海域的劃定上也一直有爭執,但是幾十年來,該地區都一直是「爭議海域」,漁船越界捕漁,就會面對被日本軍艦趨趕的風險。

大豆對於釣魚台的主權爭議不作任何評論,(這點我們就交給「釣魚台專家」馬總統行了),然而巧合的是,一直以來,台、中、日三國的關係始終很微妙。一方面中國雖然跟台灣血緣親近,但是始終是敵對大於友好關係。而日本跟台灣有歷史上的諸般糾葛,但是整體而言,日本的民間對於台灣是相當友好的,官方也儘可能在正式的外交關係以外給予台灣方便,(例如觀光免簽證措施,當然不可諱言的著眼於台灣民眾赴日的觀光人數及經濟效益)。包括大豆跟很多日本人的交談,我們可以相信日本民眾大概是全世界最清楚「中國」與「台灣」是不同的國家(或者說,很多日本人根本只知道「台灣」、不知道「中華民國」)。

於是乎,在馬政府與中國共產黨友好氣氛達到最高點的同時,發生了「明顯會讓台日關係惡化的事件」......這究竟是巧合,還是刻意,我也不敢妄加論斷。但是在此同時,台灣媒體與政府對日本的敵意,是近年前所未見的高漲這也是事實。而要怎麼妥善處理政治上的衝突(台灣畢竟既沒有關係惡化的本錢,跟日本關係惡化也沒有任何益處),就要考驗「只管國防與外交(但不包括釣魚台)」的新總統能力了。

希望這個事件能夠早日落幕。
----
最新消息:

最新消息:
日本那霸地方檢察院石垣分院目前的判斷是這樣:
日本船長堤信行涉嫌業務過失致傷罪,理由是「未與聯合號保持安全距離」
而對何鴻義的罪名則是業務過失危險罪。

日本方面官方說明如下:
巡邏船船長堤信行為了確認聯合號的船名等理由,下令接近聯合號。
但未保持安全距離。
何鴻義明知有他船接近航路,但是仍然保持自動駕駛而沒有採取迴避動作。

並且對於巡邏船的報告「是聯合號自己撞上來的」否定而作如上表示。


而台灣外交部表明不接受這樣的調查報告,並且已召回駐日代表

----
附註:
無論釣魚台是否為我國領土,聯合號的行為都「顯然違法」,根據「娛樂漁業管理辦法」第24條規定
娛樂漁業漁船活動時間全天二十四小時開放。但每航次以四十八小時為限。
娛樂漁業漁船活動區域以臺灣本島及澎湖週邊二十四浬內及彭佳嶼、綠島、蘭嶼週邊十二浬內為限。

也就是說,因為聯合號不是「漁船」,而是「娛樂(海釣)漁船」,照理說到釣魚台附近超過九十海浬的地方根本是違法的,並且根據出發前應繳交的娛樂漁業漁船航行計畫資料表,其「航行計畫」一欄也完全登載不實。而且聯合號違反法令航行顯然不是第一次了。

2008年6月10日

對的事,不能只作一半!~ 談棒球判決的錄影重播爭議

身為一個棒球愛好者,大豆鼓吹輔助判決已經很多年了,上個月看到冥頑不靈的大聯盟終於正視輔助判決,其實是感到相當興奮的,但是看到以下的報導,高興的心情隨即冷淡了下來。

〈MLB〉大聯盟未來可能採行錄影重播技術

輔助判決,指的是運用人類以外的機器(例如高速攝影機或電腦)輔助裁判判決,其實在棒球以外的運動中早以實行多年,依照項目不同,各項運動對於輔助判決的接受程度不一。

1、完全接受
例如方程式賽車,例如一級方程式賽車(F1),幾乎打從該運動一開始,就徹底的跟機器掛上等號,當然,賽車的差距,尤其是排位賽的排名,都不是以1秒或0.1秒為單位,而是0.01秒甚至更細微的差距,而以前人的感官並沒有比現在更敏銳,自然對於以0.01秒為單位的判決無法準確判斷,因此,這項運動打從一開始就十分仰賴電子儀器的精測。當然,F1仍然有許多判決是要仰賴FIA的「人類」作裁判,例如駕駛者有沒有惡意犯規行為等等,因此F1並不是一項全由機器掌控的賽事。

2、適當輔助
例如網球,原來也是挺堅持讓線審判決線內還是線外,但是這幾年開始開放用機器輔助判決,雖然不能完全減少誤判,但是誤判機率降低很多。

3、無法使用輔助
例如武術或體操,在可預見的將來這些動作要用機器輔助判決還是一條漫長的路。

棒球不使用輔助則是另外一個故事,在棒球的發源地--美國,棒球有著一百多年的長久歷史,並且經過不斷的演化到今日的面貌,然而不管規則再怎麼改變,唯一不變的就是作為評判這些標準的是人類而不是機器。但是在此同時,隨著職業棒球的壯大與全球化,職棒演變成為收看「現場直播」的觀眾遠比進場買票的觀眾更多,而現場直播不僅僅滿足了時間與空間的需求,日新月異的轉播技術更讓坐在電視機前的觀眾,作出比受過多年專業訓練的裁判更正確的分析。而這並不是觀眾獲得超能力的結果,只不過他們得到了最好的工具--高速錄影重播。

因此,當觀眾準備跟裁判挑戰所謂「判決精度」的時候,訓練有素的裁判就像是揮舞著長劍的絕頂高手,但是平凡的觀眾們手上卻拿了簡單易用的AK-47全自動步槍,誰勝誰負不難理解。

然而當我們採訪那些躺在血泊中的高手為什麼不拿起同樣的武器對抗時,他們跟其擁護者是這麼說的。

「我們雖然打不贏別人,但是至少很優雅」是啊,在戰爭場面中,我不懂優雅有什麼用處。

當然,對於是否應該把輔助判決納入正規判決中,反對者振振有詞的理由絕對不只「優雅」兩字。他們通常是這麼說的:

1、棒球以前沒有輔助判決,所以以後也不能有,這是棒球規則的規定。

2、裁判有裁判的專業與自尊,用機器取代簡直是傷害他們的自尊。

3、雖然裁判誤判機率高,但是「誤判本來就是棒球比賽的一部分」。

4、輔助判決會拖延很長比賽時間,棒球已經打夠久了。

如果還有其他大豆沒想到的部分麻煩請讀者幫我補充一下。

上面的這些抗辯的事由,其實都只是為了拒絕「改變」所說的藉口而已。首先第一點的理由最是有趣,我們通常說棒球規則是棒球的「聖經」,但是與真正的聖經不同,棒球規則比較像是法律,只要有權機關說修改就可以修改,沒有問題。

我們必需體認到,棒球場上的主角究竟是棒球選手,還是工作人員,我們當然不會在乎那些幫球員端茶倒水的工作人員,或是撿起打者扔下的球棒回休息室的球僮(如果是美少女的話我想很多人會特別關注),廣義一點的說,這牽涉到一個問題,究竟裁判,那四到六個一場比賽中總是站在那兒的黑壓壓的影子,是工作人員,還是比賽的主角之一?

如果你認真的認為「裁判也是棒球場上的主角」,那麼這篇文章你可以跳過不看了,如果你跟我一樣,認為裁判是維持棒球比賽進行最重要的「工作人員」的話。那麼裁判的主要任務,就是要維持比賽的公正。

我們忘了最初的初衷,就是為了要公正判決,所以才需要裁判。裁判是為了棒球比賽而存在,而不是棒球為了裁判而存在。

然而,長久以來,一百多年前的時空環境,與今天不可同日而語,當時如果有人提到「重播」「超高速攝影」與「電腦判定」當然會被視為天方夜潭,但是今天,就算是小學生也很清楚,電腦與砲科技機器,在某些方面的表現比起「訓練有素」的人類要來的優秀的多。

既然擁有能使比賽「更加公正」的可能性,為什麼我們要放棄使用呢?

事實上,對今日的棒球賽事,尤其是職業棒球而言,勝負的重要性不但沒有降低,反而變得更加重要,最好的證據就是,大聯盟各隊,無不想盡辦法,用最好的薪資來爭取優秀的球員,原因無他,就是為了爭取勝利。

就拿最高薪的洋基A-ROD為例,他一年的薪水大致是2700萬美金,換算每場比賽四個打席來算好了,他每上場一次,洋基要為他付出125萬左右的台幣。(懶得找詳細數據)而他每一次上場,打出安打、全壘打或被三振出局,對於洋基的效益是完全不同的。 對於大聯盟付給球員那麼多薪水的球團而言,比賽的勝負不僅僅代表著球隊的實力或榮譽,更實際的是可以給球團的投資回收多少的獲利。而這是可以用一句「人難免會有誤判」帶過去的嗎?

打個比方,許多散戶仍然信賴股票交易員,直接用電話跟交易員下單。結果我明明要買100張聯電,交易員卻下了100張台積電; 我明明要在17元買股票,但是他在17元卻把我的持股都賣光;
毫無疑問的,我們都知道投資具有風險,我們的決定可能會賺錢,也可能會賠錢,但是我們絕對不希望風險不是來自運氣或實力,而是來自「交易員也是人,所以聽錯是合理的」。然而棒球場上的球團並不像散戶們那麼小鼻子小眼,所以即使裁判的誤判讓他們的「口袋」損失慘重,只是因為該損失可能無法計算,或是有時候反而誤判可以讓他們獲利,所以就對於巨大的風險置之不理,嗯?


綜此以外,相信您一定能夠認同,既然「比賽的公正性」十分重要,那麼儘可能的增加公正性的手段之一,就是讓機器成為正式的評判工具之一。幸好,棒球規則其實是很具體的規章,它很清楚的描述了各式各樣的判決方式,而儘可能的減少裁判的「主觀認定」。棒球場上的判決「主要」可以分為三大部分。

1、好球帶的認定: 事實上棒球規則對於好球帶的認定十分清楚而且明確。
規則2.73 好球帶(STRIKE ZONE)
好球帶以擊球員之肩部上緣與球褲上緣之中間平行後作為上限,以膝蓋上緣作為下限,通過本壘板之空間者稱之。
【註】在等待投球的擊球員,有時為了縮小好球帶,雖然採取了身體蹲下來異於平時不自然的擊球姿勢,主審應依其經常採取的正常姿勢來決定他的好球帶

這個標準並沒有包含「主審個人對於好球帶的喜好」,因此現行的好球帶因為主審不同而寬嚴不一的情況,很明顯是錯誤的。

2、球的落點: 有無落地,或是落地的點是在界內或界外。這個也很明確。

3、球快人快:
例如在刺殺的情形,球先到還是人先到?
在觸殺的情形,防守者持球手套先碰觸到跑者,還是跑者先碰觸到壘包?

這三種主要判決,不但是決定棒球比賽勝負的關鍵,而且都有完全客觀的判決標準,
這與少數需要自由心證的判決不同,例如
規則4.06
比賽中隊球員之禁止事項:
(A) 經理、球員、替補球員、教練、訓練員或撿球員於任何時間,不論在球員席、壘指導區或在球場均不得有下列之行為:
(1) 以言語或其他方式表示煽動或試圖煽動之行為。
(2) 以任何方式對對方球隊之球員、裁判員或任何觀眾惡言惡語。
(3) 球賽進行中企圖喊叫暫停或以其他之語句或動作等干擾投手,明顯地意圖使投手犯規。
(4) 以任何方式故意與裁判員接觸(如觸及裁判員之身體,與裁判員講話或顯示親近態度)。
(B) 任何野手不得在擊球員眼力所及處,違背運動精神故意做分散擊球員之精神。
【罰則】違反上項規定,裁判員應先警告,如再違反則令其停止繼續比賽,並令其退出球場。若投手因而犯規投球時,不算犯規,如已投出則此球無效。

在這種判決中,所謂的教練球員不得煽動、干擾、意圖使投手犯規等等的行為,必須仰賴裁判的主觀認定,而不是任何機器客觀認定可以解決的。幸好這些行為,在職業比賽中發生的頻率並不高。

---
我們討論到最後一個認為不應該依賴機器裁判的理由,就是「會拖延已經過長的棒球比賽時間」,的確,在職業賽事中,棒球比賽算是時間偏長的比賽,不但沒有固定的比賽時間,並且動輒三個小時以上並非新聞,然而,輔助判決確實會使比賽時間拖長嗎?

首先,在一般出局判決的部分,會引起爭議的判決在一場比賽中出現的機率並不多,事實上預估明年大聯盟首先採用的輔助判決認定「全壘打球界內外認定」,我們可以想像,一場比賽通常全壘打不超過四隻,而真正牽涉到邊界認定的全壘打球,可能五隻,不,甚至十球才會出現一球,也就是說,這項輔助判決使用的機率,在一場比賽中出現一次以上並不算高,而運用攝影重播的判決,幾乎在第一時間能夠「精確判明」球在界內還是界外。而在輔助判決的幫助之下,可以想見攻守雙方,對於「白紙黑字」的影像應該不會浪費太多時間作爭議。

而在「球到人到」的判決部分,首先現行的多角度超高速重播已經可以滿足90%以上的需求,要更增加判決的確定性,只要增加更多角度的鏡頭就OK了。(更何況這還可以讓轉播單位提供更高的服務品質)如果追求100%的正確率,那麼仿效現行奧運賽場上的電子感應器,體積已經縮小到無論是裝置在手套裡或是球鞋裡,都不會給選手們感到重量負擔的地步。這也是未來可行的方向。

最後最棘手的,也就是好球帶的判決,其實與一般人的想像不同,目前美國的實驗已經能夠作得很好,在不久的將來甚至是現在,能夠擁有比主判官更精確、一致的判決度。由於棒球規則對於好球帶的認定是客觀的,(唯一不能客觀認定的部分是區分打者是「正常」的打擊姿勢或非正常的),因此將機器納入輔助判決,甚至是主要判決的依據時,再也不會出現打者與教練「質疑」裁判好球帶的問題了。(而且我們知道,機器是不會收錢的)當然,所謂「因為輔助判決而拖長時間」的情況也就不再會出現。

這篇文章我花了很多時間寫,我承認本文一開始寫作的時候,的確認為機器應該「輔助判決」就足夠了。但是,如果現在的科技發展,的確證明機器在很多地方的確作得比人類還要好,那麼為什麼要捨棄「最正確」而守住「不那麼正確」的判決呢?

而唯一的問題,大概就是棒球場上的主角: 球員、裁判,以及我們觀眾,能不能適應一個新時代----如此而已。

衝人氣又如何?

不諱言的說,由於匿名的特性,許多網路使用者並沒有「在網路社群上社交」的自覺,特別是基本的網路禮儀,尤其是PTT BBS開放噓文了以後。

這種匿名性導致了所謂了「網路文化」盛行,網路文化當然是一個總稱,有好有壞,但是「跟風」「別人這麼作我這麼作」的想法個人是難以認同的,例如不許部落格作者在發表文章時附上來源部落格連結這件事。

很多部落客
尤其是像大豆這樣的部落客,寫部落格的目的不是為了當日記,事實上我們很少寫身邊發生的事,而是書寫一些「資訊」,一些大眾媒體所不提供的資訊。寫這些資訊的目的是要跟更多的人分享,而不是藏在心裡不讓別人知道。

當然,身為一個PTT的使用者,在完成一篇自認還算有點價值的文章時,不但會寫在自己的部落格上,(事實上我在PTT發表的文章可能更鬆散更口語一點),而且還會貼在PTT的相關版面,希望能跟更多人分享。

而通常,會接觸到最多的回應,不是「感謝你的心得」,而是「衝人氣哦」


衝人氣,有什麼不對?

每個人有證明自己存在價值的方式,例如發表文章就是其中之一,我的部落格雖然不才,但是累積起來也有幾十萬人次曾經拜訪過,他們有些人可能只是走錯路,有些人看完以後認為這是沒有價值的文章,但是有些朋友可能會得到他們想要的,或是沒有預期到的新鮮知識。

是的,我寫文,我渴望文章與BLOG被更多的人所看見。所以我存在。
而愈多人看我的文章,除了滿足我小小的虛榮以外,實質上更是對於部落格與文章本身的曝光(例如搜尋引擎的評價)有加分的效果,當然有人會提到那些不起眼的廣告......我可不會為了廣告,就犧牲讀者看文的流暢性啊。

所有的產品都有成本,唯有人的心靈沒有價格。

因此,如果你覺得某人的文章對你很有幫助,那麼給個小小的精神鼓勵,又何妨?

本文是有感而發,改天再聊聊所謂的「鄉民文化」,雖然我很討厭「鄉民」這種自以為是稱呼就是了。

2008年6月1日

Firefox大小眼

昨天講到Firefox3的升級通知,因為寫blog的關係,所以我慣例性的看了一下網頁的語系,上面有英文、日文,其他大豆看不懂的語言跟中文......當然是簡體中文。

簡體中文對我而言並不是不能接受,但是我發現了很有趣的事。
FFC
首先這是簡體中文,網頁的設定是要你告知你是哪個國家的人,簡體中文不免俗的用了「國家或地區」的選項。而「台湾地區」的選項讓我們看起來當然不太舒服。


FFE

英文版的選項則變成了「select a region」直譯就是「選擇所在區域」,如果是為了避免台灣的問題,這也真是辛苦你了。
不過選項中至少是列出「Taiwan」,而不是「台灣,中國的一省」要好多了。

最後,日文版相較之下對台灣(?)最友善,問的也是理所當然的「你住在哪個國家?」,本來這種紀錄不就是應該以「國別」作區分的嗎?

說真的,台灣的使用者在數量上比較少是事實,但是以目前的「承諾人數」而言只不過小輸一點。比起很多國家都還要多了不少。FF的正體中文版應該也要快點出來才是啊。

要蓋馬奮館,不如蓋馬英九雕像!


馬英九雕像示意圖




說到巴西,很多人第一個印象,就是位於里約熱內盧的耶穌雕像,那張開雙手的莊嚴姿態,讓信奉天主教的巴西民眾得以仰望,成為巴西最著名的地標。甚至被票選世界新七大奇蹟之一。



同樣的,想到紐約,甚至是對於美國,許多人的第一印象,是法國送給美國的贈禮,美國自由的象徵--自由女神。駐立在哈德遜河口自由島上的自由女神像,右手高舉著自由的火矩,左手拿著獨立宣言,代表美國的立國精神,不但是最著名的美國地標,電影、影集拍攝當然不計其數。


雖然很少人知道,世界最高的雕塑作品,是都伯林的Spire of Dublin,位於愛爾蘭首都的都伯林,這座看起來像高塔的雕塑高達120公尺,也是愛爾蘭人新的精神象徵。

由上面的例子,我們可以看到偉大的雕塑作品,不但具有重要的象徵意義,可以成為巨大的地標,並且對於觀光的收入是巨大的。因此,我聽到苗粟縣長劉政鴻想要替台灣偉大的總統馬英九蓋「奮鬥館」,藉以提振觀光,立意雖然是好的,但是大豆對於該館可以帶來多少的觀光收入是頗感懷疑的,因此,我主張,與其蓋奮鬥館,不如興建馬英九的雕像。



首先在高度方面,既然要蓋巨大雕像,首先就要「高」,高有兩種模式,一種是仿照基督像,本身高度雖然不高,但是卻蓋在山丘山,因此從山下仰望就頗為壯觀。另一種模式是蓋在平地,但是以雕像本身的高度取勝。筆者主張,既然要蓋,當然就要蓋世界最大的,因此蓋在山丘上,高度在120公尺以上的馬英九雕像,自然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巨大作品,不但毫無疑問的可以登上金氏世界紀錄,更可以吸引大陸觀光客蜂擁而至,因此依照本雕像的象徵性,連台座最佳的高度應該是190公尺。

在位置上,既然要推廣觀光,應該是放在交通方便之處,以苗粟縣為例,我想放在苗粟縣的貓狸山和西山,不但距離苗粟市很近,而且從中山高速公路上就看得到,來來往往的行車為此仰望,好不壯觀。

遺憾的是,大豆並不是學建築的,對於這麼一座偉大而具有紀念性的建築,對於建造經費多少不是我能夠估算的,恐怕會比現在的「馬奮館」還要高上許多吧。但是,一想到這座雕像可以帶來的觀光效益、對於台灣的精神象徵、以及表彰馬英九總統對於台灣的巨大貢獻,花再多的經費都是值得的,如果苗粟縣的經費有困難,中央出資也是理所當然的。畢竟這不是蓋縣長劉政鴻雕像,而是總統馬英九雕像不是嗎?

我想,如果由中央出資的話,唯一的問題只是,其他縣市恐怕會爭蓋更大的馬英九雕像,使得觀光邊際效益降低而已,例如撇開苗粟不談,大豆可以想見如果台北市把圓山大飯店現址改建為馬英九雕像,其壯觀恐怕遠勝於苗粟版本了。(加上台北市很有錢,而且郝市長可以明正言順的「彰顯馬總統在台北市長任內的偉大建設」云云),所以劉縣長,要蓋就要先搶先贏啊!